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金山活佛]僧俗赛跑 团长皈依

发布时间:2019-11-15 10:47:18编辑: 阅读次数:

  金山活佛皈依弟子之中,各界人士都有,军政学警,士农工商,应有尽有,最有趣的是李长江团长,他皈依金山活佛原因,不是因为闻法有悟而皈依,也不是因为有病请求活佛治癒而皈依,更不是为了什麽别人劝说接引而皈依,说起来也很有趣味。

  谈起李长江来,凡是江苏的人,都会知道他的,他是江苏六合人,他当江苏保安团团长时,皈依金山活佛的。他是军人,又是高头大马的壮汉,过惯了行军打仗的生活,跑起路来箭步如飞,他常常到金山去玩,看见金山活佛的样子,怪有趣的,夏天穿著冬天的棉袄、棉袜、棉靴,毫不畏热,头上还戴上一顶合掌尖帽子,安闲自在的,大有「三界火宅,我土安然」之概。

  因为李长江与活佛常常见面,有时也说几句取笑的话,那天又看到活佛戴著合掌尖帽子,罩到鼻子上,双目下垂,慢慢的闲静的走著,看他一点火气也没有。李团长说﹕「妙善活佛,你夏天穿冬衣,当然稀奇,可是你还是怕热,我看你跑起路来这样的慢,就是怕热的证明,你如果跑起路来也有我快,相信你也穿不住棉衣,也会和我们一样的要穿单衣的了」,金山活佛笑笑说﹕「不见得吧!你跑起路来也不见得比我快,或者不如我,也说不定?」李团长听活佛这句话,简直是对他的侮辱,一个时代的军官,冲锋陷阵的健儿,怎麽跑路没有和尚快?尤其是妙善活佛,看他跑起路来,像似在看著地上的蚂蚁跑路,恐怕脚下要踏死了蚂蚁,军人走路如快马一样的快,看妙善活佛走路比老牛拉车还要慢。他能跑得快,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马上就说﹕「妙善活佛;你说你跑得快,我们那一天比赛一下好不好?」那知金山活佛也不甘示弱的说﹕「可以的,你订时间,你如可以到山上去逛逛,我必定奉陪」,李团长大喜说﹕「就是明天,星期日,我陪活佛跑跑路,一言为定」。第二天李团长,全副武束,预备与金山活佛赛跑,看看金山活佛,仍然那样棉袍长袖,棉鞋棉袜。一僧一俗,一文一武,结伴出游,到也显得很轻松。起初还是跑平的路,也还相安无事,後来活佛领著李团长,走上崎岖的山径。同时活佛引著李团长专走无石阶可爬的山路,壁立千仞的高山,活佛也附树攀藤缘石而上。李团长开始时充著好汉,跟著活佛,爬山越岭,後来渐渐的力不从心的败下阵来。汗流如雨,气喘如牛。可是活佛,他在前面安闲自在,履险如夷的走著。一点也不吃力,也不慌忙。李团长看他就像三果演义上的诸葛亮,有缩地法似的,慢慢的在前面跑,李团长在後边怎麽追也追赶不上,累得全身大汗。

\

  从上午跑到下午,不知走了多少高山平地,回到家中已经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倦了。再看看金山活佛,还是如平常一样,穿著棉袍棉衣,一滴汗也没有流,仍然是悠闲自在,这样,怎不使李团长五体投地,佩服不已呢?认为这是一位有修有证的活佛,很虔诚的执弟子礼,皈依了金山活佛。  僧俗赛跑 团长皈依

  金山活佛皈依弟子之中,各界人士都有,军政学警,士农工商,应有尽有,最有趣的是李长江团长,他皈依金山活佛原因,不是因为闻法有悟而皈依,也不是因为有病请求活佛治癒而皈依,更不是为了什麽别人劝说接引而皈依,说起来也很有趣味。

  谈起李长江来,凡是江苏的人,都会知道他的,他是江苏六合人,他当江苏保安团团长时,皈依金山活佛的。他是军人,又是高头大马的壮汉,过惯了行军打仗的生活,跑起路来箭步如飞,他常常到金山去玩,看见金山活佛的样子,怪有趣的,夏天穿著冬天的棉袄、棉袜、棉靴,毫不畏热,头上还戴上一顶合掌尖帽子,安闲自在的,大有「三界火宅,我土安然」之概。

  因为李长江与活佛常常见面,有时也说几句取笑的话,那天又看到活佛戴著合掌尖帽子,罩到鼻子上,双目下垂,慢慢的闲静的走著,看他一点火气也没有。李团长说﹕「妙善活佛,你夏天穿冬衣,当然稀奇,可是你还是怕热,我看你跑起路来这样的慢,就是怕热的证明,你如果跑起路来也有我快,相信你也穿不住棉衣,也会和我们一样的要穿单衣的了」,金山活佛笑笑说﹕「不见得吧!你跑起路来也不见得比我快,或者不如我,也说不定?」李团长听活佛这句话,简直是对他的侮辱,一个时代的军官,冲锋陷阵的健儿,怎麽跑路没有和尚快?尤其是妙善活佛,看他跑起路来,像似在看著地上的蚂蚁跑路,恐怕脚下要踏死了蚂蚁,军人走路如快马一样的快,看妙善活佛走路比老牛拉车还要慢。他能跑得快,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马上就说﹕「妙善活佛;你说你跑得快,我们那一天比赛一下好不好?」那知金山活佛也不甘示弱的说﹕「可以的,你订时间,你如可以到山上去逛逛,我必定奉陪」,李团长大喜说﹕「就是明天,星期日,我陪活佛跑跑路,一言为定」。第二天李团长,全副武束,预备与金山活佛赛跑,看看金山活佛,仍然那样棉袍长袖,棉鞋棉袜。一僧一俗,一文一武,结伴出游,到也显得很轻松。起初还是跑平的路,也还相安无事,後来活佛领著李团长,走上崎岖的山径。同时活佛引著李团长专走无石阶可爬的山路,壁立千仞的高山,活佛也附树攀藤缘石而上。李团长开始时充著好汉,跟著活佛,爬山越岭,後来渐渐的力不从心的败下阵来。汗流如雨,气喘如牛。可是活佛,他在前面安闲自在,履险如夷的走著。一点也不吃力,也不慌忙。李团长看他就像三果演义上的诸葛亮,有缩地法似的,慢慢的在前面跑,李团长在後边怎麽追也追赶不上,累得全身大汗。

\

  从上午跑到下午,不知走了多少高山平地,回到家中已经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倦了。再看看金山活佛,还是如平常一样,穿著棉袍棉衣,一滴汗也没有流,仍然是悠闲自在,这样,怎不使李团长五体投地,佩服不已呢?认为这是一位有修有证的活佛,很虔诚的执弟子礼,皈依了金山活佛。  僧俗赛跑 团长皈依

  金山活佛皈依弟子之中,各界人士都有,军政学警,士农工商,应有尽有,最有趣的是李长江团长,他皈依金山活佛原因,不是因为闻法有悟而皈依,也不是因为有病请求活佛治癒而皈依,更不是为了什麽别人劝说接引而皈依,说起来也很有趣味。

  谈起李长江来,凡是江苏的人,都会知道他的,他是江苏六合人,他当江苏保安团团长时,皈依金山活佛的。他是军人,又是高头大马的壮汉,过惯了行军打仗的生活,跑起路来箭步如飞,他常常到金山去玩,看见金山活佛的样子,怪有趣的,夏天穿著冬天的棉袄、棉袜、棉靴,毫不畏热,头上还戴上一顶合掌尖帽子,安闲自在的,大有「三界火宅,我土安然」之概。

  因为李长江与活佛常常见面,有时也说几句取笑的话,那天又看到活佛戴著合掌尖帽子,罩到鼻子上,双目下垂,慢慢的闲静的走著,看他一点火气也没有。李团长说﹕「妙善活佛,你夏天穿冬衣,当然稀奇,可是你还是怕热,我看你跑起路来这样的慢,就是怕热的证明,你如果跑起路来也有我快,相信你也穿不住棉衣,也会和我们一样的要穿单衣的了」,金山活佛笑笑说﹕「不见得吧!你跑起路来也不见得比我快,或者不如我,也说不定?」李团长听活佛这句话,简直是对他的侮辱,一个时代的军官,冲锋陷阵的健儿,怎麽跑路没有和尚快?尤其是妙善活佛,看他跑起路来,像似在看著地上的蚂蚁跑路,恐怕脚下要踏死了蚂蚁,军人走路如快马一样的快,看妙善活佛走路比老牛拉车还要慢。他能跑得快,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马上就说﹕「妙善活佛;你说你跑得快,我们那一天比赛一下好不好?」那知金山活佛也不甘示弱的说﹕「可以的,你订时间,你如可以到山上去逛逛,我必定奉陪」,李团长大喜说﹕「就是明天,星期日,我陪活佛跑跑路,一言为定」。第二天李团长,全副武束,预备与金山活佛赛跑,看看金山活佛,仍然那样棉袍长袖,棉鞋棉袜。一僧一俗,一文一武,结伴出游,到也显得很轻松。起初还是跑平的路,也还相安无事,後来活佛领著李团长,走上崎岖的山径。同时活佛引著李团长专走无石阶可爬的山路,壁立千仞的高山,活佛也附树攀藤缘石而上。李团长开始时充著好汉,跟著活佛,爬山越岭,後来渐渐的力不从心的败下阵来。汗流如雨,气喘如牛。可是活佛,他在前面安闲自在,履险如夷的走著。一点也不吃力,也不慌忙。李团长看他就像三果演义上的诸葛亮,有缩地法似的,慢慢的在前面跑,李团长在後边怎麽追也追赶不上,累得全身大汗。

  从上午跑到下午,不知走了多少高山平地,回到家中已经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倦了。再看看金山活佛,还是如平常一样,穿著棉袍棉衣,一滴汗也没有流,仍然是悠闲自在,这样,怎不使李团长五体投地,佩服不已呢?认为这是一位有修有证的活佛,很虔诚的执弟子礼,皈依了金山活佛。  僧俗赛跑 团长皈依

  金山活佛皈依弟子之中,各界人士都有,军政学警,士农工商,应有尽有,最有趣的是李长江团长,他皈依金山活佛原因,不是因为闻法有悟而皈依,也不是因为有病请求活佛治癒而皈依,更不是为了什麽别人劝说接引而皈依,说起来也很有趣味。

  谈起李长江来,凡是江苏的人,都会知道他的,他是江苏六合人,他当江苏保安团团长时,皈依金山活佛的。他是军人,又是高头大马的壮汉,过惯了行军打仗的生活,跑起路来箭步如飞,他常常到金山去玩,看见金山活佛的样子,怪有趣的,夏天穿著冬天的棉袄、棉袜、棉靴,毫不畏热,头上还戴上一顶合掌尖帽子,安闲自在的,大有「三界火宅,我土安然」之概。

  因为李长江与活佛常常见面,有时也说几句取笑的话,那天又看到活佛戴著合掌尖帽子,罩到鼻子上,双目下垂,慢慢的闲静的走著,看他一点火气也没有。李团长说﹕「妙善活佛,你夏天穿冬衣,当然稀奇,可是你还是怕热,我看你跑起路来这样的慢,就是怕热的证明,你如果跑起路来也有我快,相信你也穿不住棉衣,也会和我们一样的要穿单衣的了」,金山活佛笑笑说﹕「不见得吧!你跑起路来也不见得比我快,或者不如我,也说不定?」李团长听活佛这句话,简直是对他的侮辱,一个时代的军官,冲锋陷阵的健儿,怎麽跑路没有和尚快?尤其是妙善活佛,看他跑起路来,像似在看著地上的蚂蚁跑路,恐怕脚下要踏死了蚂蚁,军人走路如快马一样的快,看妙善活佛走路比老牛拉车还要慢。他能跑得快,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马上就说﹕「妙善活佛;你说你跑得快,我们那一天比赛一下好不好?」那知金山活佛也不甘示弱的说﹕「可以的,你订时间,你如可以到山上去逛逛,我必定奉陪」,李团长大喜说﹕「就是明天,星期日,我陪活佛跑跑路,一言为定」。第二天李团长,全副武束,预备与金山活佛赛跑,看看金山活佛,仍然那样棉袍长袖,棉鞋棉袜。一僧一俗,一文一武,结伴出游,到也显得很轻松。起初还是跑平的路,也还相安无事,後来活佛领著李团长,走上崎岖的山径。同时活佛引著李团长专走无石阶可爬的山路,壁立千仞的高山,活佛也附树攀藤缘石而上。李团长开始时充著好汉,跟著活佛,爬山越岭,後来渐渐的力不从心的败下阵来。汗流如雨,气喘如牛。可是活佛,他在前面安闲自在,履险如夷的走著。一点也不吃力,也不慌忙。李团长看他就像三果演义上的诸葛亮,有缩地法似的,慢慢的在前面跑,李团长在後边怎麽追也追赶不上,累得全身大汗。

  从上午跑到下午,不知走了多少高山平地,回到家中已经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倦了。再看看金山活佛,还是如平常一样,穿著棉袍棉衣,一滴汗也没有流,仍然是悠闲自在,这样,怎不使李团长五体投地,佩服不已呢?认为这是一位有修有证的活佛,很虔诚的执弟子礼,皈依了金山活佛。

本文链接:[金山活佛]僧俗赛跑 团长皈依

上一篇:“佛法无边”的意义

下一篇:“正则”与“灵均”是屈原的名和字吗-

Copyright © 2018-2020 普门品讲解网    ICP备案编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