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玉琳国师]八.难道不是韦驮护法?

发布时间:2019-11-15 10:53:13编辑: 阅读次数:

  八.难道不是韦驮护法?

  玉琳自此以后,心中老存了一个念头,就是要有机会的话,很想向师兄玉岚表白他的歉意。

  然而,玉岚的影儿找遍全寺都没有,他离寺外出已经两三天了。

  一个人觉得自己对不起人,内心的歉疚,说来也是很不安的!

  玉琳每和人相遇而过的时候,好象别人都翻着白大的眼睛朝着他,好象他们都是说:「你这个骄慢的人,你瞧不起师兄,而师兄实在是内秘菩萨行的人!」

  玉琳总是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不敢看人。

  有一天,玉琳在外面做了一些杂事,觉得饥肠辘辘,但看看离吃饭的时间还很早,他带着疲倦的情绪走进自己的寝室,当他刚跨进房门,就见到桌上放着很多的东西,他打开一看,都是一些食品,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供养玉琳师父」几个字,他心中不觉怀疑起来:「谁这么好意?他怎么知道我正在肚饿的时候送这些丰美的东西来?也不管他吧,让我先吃一点再说。」玉琳因为实在饿了,他也就不再追问送点心的主人。

  日子久了,送来的食品他也吃完了,然而,谁是点心的主人?他一点都摸不清楚。

  就这样日复一日,天气渐渐的冷起来,昨日还有温暖的阳光遍照,那知今夜竟是雪花漫天的飞舞。窗外北风呼呼的在吹,门窗格子瑟瑟的发响。玉琳觉得时间不早了,一个翻身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这时天还没有亮,他迅速的把佛前的供水上好,香烛点好,随后就到佛殿门外去敲打起床板,以便叫醒大众师起身做早晨的课诵,当他刚走出门外,一阵寒气侵入了他的全身,他不由自主的颤抖战栗起来。他心中想:「天气太严寒了,可惜今年还没有过冬的棉衣!」玉琳虽这样想着,但他随后又觉得一个年轻学道的人,受一点寒冷的侵袭,又算得什么呢?他终于在寺中前前后后打着板绕了一转。

  等他打板回来,手都快冻僵了,他虽不会感到痛苦,但寒冷时没有衣服加穿,毕竟是人人都不易忍受的。

  他在冷得难以支持的时候,想回房中把大袍袈裟穿搭起来,也可能抵御一些寒冷。他走进房中一看,呀!床上一件很厚很大而且是新的棉僧袍,不知从那儿来的,叠得很整齐的放在那儿。他再仔细的一看,这件棉僧袍做得非常讲究,质料也非常好,他把棉僧袍拉了开来,一见里面也有一张小字条上写着:「天气寒冷,送给玉琳师父御寒」!他满腹怀疑,他感到万分的惊奇,他想:这时天还未亮,大众师正在起床,是谁把这件棉僧袍送来的?也不留下名字,而且,寺中没有人能送得起这样好的衣服,就算是师父吧,他也是一些粗布做起来的僧衣,像这件棉僧袍,也不知是什么绫罗缎帛做起来的?谁对我这么关心呢?

  玉琳从这件棉僧袍上,又想起了半月前吃的那些很名贵的点心,细看那小字条上的笔迹,又是出于一个人的手笔,他左右思索,实在想不出什么人有这么好的心肠,最后,他猜想着:这大概是韦驮菩萨护我的法吧?说不定他见我青年学道,离了家乡,离了父母,他同情我向道心切,所以在我肚饿的时候,就送东西来给我吃;在我寒冷的时候,就送衣服来给我穿。这真是太不可思议的事!但韦驮菩萨既然护我的法,为什么他要称我玉琳师父呢?他想想终是不能了解。

  他这时也不愿想那许多,既然是写着名字送给他的,加之天气也这样冷得很,他就把新僧袍穿上了身,迟早将来终会明白的。玉琳自安****着。

  这些秘密,玉琳是从不敢向人道说半言半句的,他只把这些放在心中暗暗的欢喜和怀疑。

  从此,他为了知恩报恩,对韦驮菩萨也加紧的礼拜起来。因为在玉琳的心中,除去韦驮菩萨能护他的法外,他实在想不出其它的什么人来。他出家好多年了,好多年来,虽然寺中上上下下的人对他都很好,但在衣食方面,谁也没有特别关心过他。大概他过去听了不少韦驮菩萨护法的故事,所以现在才有这样想法!

  有一天,玉琳正拜完了佛后,回到房中的时候,见到他的床上睡着一个人,他注意一看,原来是他寻了多日的师兄玉岚。

  『师兄!是你?』玉琳第一次亲切恭敬的喊玉岚。

  『呵!师弟!』玉岚一起身离开了床,揉着惺忪的眼睛:『我等你都等得睡着了,我实在没有时间等你,但想到纠察师明天要骂你,我又不能不送个信给你知道。』

  『为什么要骂我?』玉琳很惊疑的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你凡事特别留意些就好了。』

  『我没有什么错事!』

  『我知道!』

  『那为什么要骂我?』

  『我好象觉得你明天早晨要耽误了全寺大众的道业。』

\

  『你这是指说的什么?』

  『我没有功夫慢慢来讲,师弟!好好把握时间!』玉岚说后,正想跨出房门。

  『师兄!你容许我有很多话向你解释吗?』玉琳这时也不管自己的事了,他因为过去错怪了师兄,心中老觉不安,这时正是向师兄说明自己歉意的机会!

  『最好的解释是不必解释!』玉岚傻笑着走出了房门口。

  『师兄!你还是在怪我?』

  『不要这么说了吧,世间上的事情都是一些错觉,都是各人凭着主观的想象,实在那有什么怪不怪?』

  玉琳看着玉岚的背影在佛殿门口消失了。

  在过去,如果有这样情形,玉琳又将更厌恶玉岚了,但他现在是听师父说过了,师兄外表虽是疯疯傻傻,而他是一个内秘菩萨行的道者。玉琳到今天,才觉得师兄的话中都含有很深的哲理。他深怪自己,过去都把师兄的话当为胡说的疯言,真是太冤枉了师兄。

  他这时才开始慢慢回味分析起玉岚的话来,玉岚说他明天早晨要耽误大众的道业,又叫他要把握时间,又说他明天要被纠察师骂,他这样一想恍然是开悟了似的。

  他知道这一定是玉岚料他明天睡觉会误了时间,记不得起身打板叫大家起床做早课,所以才说误了大众的道业。因睡觉而误了时间,这就是自己没有尽到责任,既然是没有尽到责任,当然要受纠察师的噜苏了!师兄也未免太过虑。明天非格外小心,不误一分一秒,让他的预料落空,才叫他知道我也不是一个无用的人哩!

  到了晚间,玉琳刚要睡觉的时候,他又记起了玉岚的话,他记起了玉岚是一个内秘菩萨行的人,可能他有神通也不一定,他算定我明天误事才来对我讲的,我今天晚上就不睡觉,等到明天早晨打板,只要他的话不中,他也就不会藐视我了。

  玉琳这样一想,满心的兴奋和欢喜,他鼓起了精神坐在书桌前看经,他在静静地等待着黎明的降临。

  寒夜中的古寺,沉寂得像古王妃的冷宫一样,玉琳独坐在这一间小静室里,古铜的灯盏上发出昏黄如豆的灯光,映在地上的是玉琳的影子,桌上放着几本装订得很古老的经书,此外还有一张很小的床外就再没有什么。如果是别人,在这样寂静的深夜里,在这与世无争的寺院中,青灯古佛,可能勾引起很多世情冷淡或对生活索然无味的思想来,可是,玉琳自出家后,他对出家的生活,一向是感到美满、平静、安祥,物质上虽然有很多不能如意,但他把整个的心灵都皈依了佛陀,精神很少有什么不自在的感觉。即使心理上生起了什么不平的念头,如过去不满师兄玉岚的言行,但那也只如一片阴影,等到玉琳走向佛前,想到佛陀慈悲的精神,亲切和蔼的态度,怨亲平等的胸襟,像慧日一样的,就会很快的把这片阴影消灭得无影无踪。

  玉琳最讨厌的是很多人把出家学道,走入深山古寺中修行看作是逃避现实的行为,在玉琳的意思出家是不能为个己生活,是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芸芸的众生,入山学道,好比到研究院中深造,这正是给自己修养上下功夫的机会,以备将来自己可以解脱,也可令别人解脱。玉琳因有这样崇高的思想,所以再是什么冷清的境界,他也不会感到寂寞和无聊!

  他这时候看的是一部《大方广佛华严经》,他沉思在华藏世界理事无碍的真理中,对佛陀和诸大菩萨的智能深有体悟,后来他又翻到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地方,他对善财童子为法而虚心访道寻师的精神,发生了无限的敬仰!

  他看了好长时间的经,但离开更残漏尽起床的时间还很远,人的精神终是有限的,他打了一个呵欠,心想,就把腿子盘起来静坐一会吧,横竖离打板起床的时间还很早,静坐总不会误事的。

  玉琳昏沉的模糊下去——

  时间像流水一样,一刻也不停的流了过去——

  天,终于是大亮了,玉琳还在静坐中。

  按照大寺院的规矩,是从来不会在天亮时才起来做早课的。

  『开门呀!』扑!扑!纠察师在佛殿外怒吼起来。

  玉琳从静坐中惊醒:「呵!糟了!怎么很快的天就亮起来了?」

  他带着悔恨的心情去把佛殿的大门打开。

  『胡涂!我以为是你睡死了过去,看吧!这是什么时候了?』纠察师翻起了白眼,暴跳如雷的指骂着玉琳。

  『是我错了,但我却是很小心的。』玉琳表示自己的过错。

  『胡说!天这么亮了,都不起来打板,还说是很小心,我看你近来和你那位好吃懒做的师兄一样了!』

  『我不能和我的师兄一样,请你不要称赞我,我不如他,但是你也一样不如他。他实在胜过我们多多!』玉琳不甘示弱的回答。

  『你敢侮辱我?』

\

  『纠察师!请你不要气!我过去和你一样,我们都把自己看得太高,太了不起,其实我们真渺小得很!真正伟大的人,我们都还以为他无用,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愚痴!』

  『你现在竟敢教训起我来了?』纠察师更加的发起怒来!

  玉琳不再开口了,他拿起了板像往常一样的去敲打。纠察师还站在那里责骂,但他装着听不到。他心里,不住的想着:「师兄怎么会知道我今天会误事呢?又怎么知道纠察师会骂我呢?」他好象到现在才证实他的师兄是一位不可思议和不平凡的人物!

  他曾去找他的师兄,没有找到。晚间,他的师兄才好象喝醉了酒似的到了他住的卧房中。

  『师弟!使你受了很多委屈!』

  『呵!师兄!你坐!』玉琳忙站了起来。

  『我没有工夫坐下来和你闲扯,我马上还要去有事。』

  『师兄,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误了时间呢?』

  『我不知道呀!』

  『你昨天的话中明明是这个意思。』

  『你说这个意思就这个意思。我叫你把握时间而你怕误了时间,结果就真的误了时间!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呀!』玉岚又是一阵傻笑!

  『怕误了时间,就真的误了时间!』玉琳念着师兄的话,想想确是不错的。

  『师弟!我看你眉宇间好象藏着不能明白的问题?』

  『我不明白的问题太多了,求师兄多多指教!』现在,就算是玉岚骂上几句,玉琳也都愿意接受。

  『不!』玉岚看着玉琳身上的新僧袍:『你最近才添了不明白的问题!』

  『最近?那除非就是最近有人送了食品和衣服给我,这些我想也瞒不了师兄的,让我告诉师兄,这大概是韦驮菩萨来护我的法了!』

  『韦驮菩萨护你的法了?哈哈!奇事!』玉岚这一声傻笑,冲破了整个佛殿内的沉寂。

  『难道不是韦驮护法?』玉琳红了脸!

  『你要见这位护法韦驮菩萨吗?』

  『怎么能见到呢?』

  『那容易得很,他已来找你好多次,都给我挡驾了,明天他大概又要来找你,你到近午的时候,在寺外大路上等着,你就能见到,哈哈!韦驮菩萨!』

  玉岚说后,不等玉琳回答,就傻笑着走了。留下给玉琳的又是一个大谜!

本文链接:[玉琳国师]八.难道不是韦驮护法?

上一篇:[金山活佛]饱餐恶水 净秽不分

下一篇:“鬼附身”真的存在吗?_1

Copyright © 2018-2020 普门品讲解网    ICP备案编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