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妙法莲华经》

发布时间:2019-11-15 10:48:48编辑: 阅读次数:

  《妙法莲华经》,略称《法华经》。七卷二十八品。后秦鸠摩罗什(344-43,一说350-409)译。师东晋龟兹国(新疆疏勒)人。我国四大译经家之一。自幼聪敏,七岁从母入道,游学天竺,遍参名宿,博闻强记,誉满五天竺。后归故国,王奉为师。前秦苻坚闻其德,派遣骁骑将军吕光率兵迎师。途中,吕光闻苻坚败没,遂于河西自立为王,罗什乃羁留凉州十六、七年。直至后秦姚兴攻破吕氏,罗什始得东至长安,时为东晋隆安五年(40)。姚兴礼为国师,居于逍遥园,与僧叡、僧肇等从事译经工作。

\

  自后秦弘始五年(403)四月始,罗什先后译出《中论》、《百论》、《十二门论》、《般若》、《法华》、《大智度论》、《阿弥陀经》、《维摩经》、《十诵律》等经论。这些经典,对我国佛教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中论》、《百论》、《十二门论》,道生传于南方,经僧朗、僧诠、法朗,至隋吉藏而集三论宗之大成;再加上《大智度论》,而成四论学派。此外,所译的《法华经》,肇启天台宗的端绪;《成实论》为成实学派的根本要典;《阿弥陀经》及《十住毘婆沙论》为净土宗所依的经论;《弥勒成佛经》促成了弥勒信仰的发达;《坐禅三昧经》的译出,带动了“菩萨禅”的流行;《梵网经》一出,中土依之而传大乘戒;《十诵律》则提供了研究律学的重要资料。  本经是大乘佛教重要经典之一,以全经所说教法甚深微妙,所以称为妙法。莲花是用来比喻稀有无上的妙法。因为莲花出污泥而不染,妙法是本来清净的,如同入污泥而不染的莲花。又莲花是花与实同时俱有,因此以花果同时的莲花来譬喻妙法的因果不二。九界众生以迷为因,佛界以悟为果。据法华十界各具有十界的道理,佛界当中具有众生界,众生界当中具有佛界,从因中有果,果中有因,生佛不二,因果同时,就像莲花的花果同时生出相似。由于莲花有此独特殊胜之义,因此以莲花喻妙法。  《方便品》中说:“如是妙法,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华,时一现耳。”优昙□花,是天花,为世间所无,此花三千年开花一次,开时金轮王出世,是佛的瑞应。如来开显的妙法,就好像是这稀有的瑞花一现,难遭难遇。  本经是佛陀晚年在王舍城东北耆闍崛山(灵鹫山)所说,内容共有二十八品,即《序品》、《方便品》、《譬喻品》、《信解品》、《药草喻品》、《授记品》、《化城喻品》、《五百弟子受记品》、《授学无学人记品》、《法师品》、《见宝塔品》、《提婆达多品》、《劝持品》、《安乐行品》、《从地踊出品》、《如来寿量品》、《分别功德品》、《随喜功德品》、《法师功德品》、《常不轻菩萨品》、《如来神力品》、《嘱累品》、《药王菩萨本事品》、《妙音菩萨品》、《观世音菩萨普门品》、《陀罗尼品》、《妙庄严王本事品》、《普贤菩萨劝发品》。主旨在“开权显实”,也就是区别小乘而显示大乘,经过这种区别,最终达到“会三归一”,即声闻、缘觉、菩萨三乘归于一佛乘,调和大小乘的各种说法,以为一切众生皆能成佛。  二十八品的各品教义都很重要,为了便于说明,可大别为本门和□门二门。前十四品就是释尊垂□的一切,称为□门,以《方便品》为主,开三乘的权巧方便,而显一乘的真实义,这就是“开权显实”。后十四品是依释尊本地而说的本门,以《如来寿量品》为主,开伽耶始成佛的近□,而显久远成佛的本□,这就是“开□显本”。这都是佛陀出现于这娑婆世间所说的言教。  又□门中的《方便品》和《安乐品》,本门中的《寿量品》和《普门品》,合称为《法华》四要品。天台宗湛然大师说:“《方便品》相当于发心,《安乐品》相当于修行,《寿量品》相当于菩提,《普门品》相当于涅槃。”从发心、修行,而至菩提的觉悟,再由现前的觉悟而至涅槃的《普门品》,由此可知《普门品》在《法华经》中地位的重要。   一、佛陀讲说本经的因缘  据吉藏大师的《法华游意》载,佛陀讲说《法华》有下列十缘:  □欲为回小入大的菩萨说菩萨行:佛陀过去为利根菩萨说大乘经,这些利根菩萨已供养过去诸佛,种诸善根,如《踊出品》云:“此诸众生,始见我身,闻我所说,即皆信受,入如来慧,除先修习,学小乘者,如是之人,我今亦令得闻是经,入于佛慧。”故知菩萨利根,先闻大道;声闻浅劣,后入佛慧。  □欲受梵王请:过去佛陀亦曾受梵王请,说三乘教;今受其请,说一乘根本法轮。说明受请与往昔不同。  □欲明十方三世诸佛权实二智互相资成:诸佛心未曾有权实的区分,也没有一三的差别,但是为了度化众生,强称权实,以互相资成。又“实”有起权之功,“权”有资实之用,因此《譬喻品》说:“于一佛乘,分别说三。”执三乘教人,既丧于实,亦复失权;执一乘教人,既失其权,亦复丧实。这两种人都是失去如来权实二智,并住颠倒虚妄断常。佛陀欲破今昔互失之缘,令识如来权实二智互相资成,使入佛慧,同归一道。  □欲说三净法门:诸佛菩萨为令垢重众生渐出,于是开三净之教,即:以五戒十善净于三途;说二乘以净三界;明一道以净二乘。以三途为重苦,三界为中苦,变易为下苦,而说三门以净其三垢;三垢既灭,则三净亦忘。  □欲说三摄法门:佛陀说法教化众生有三门,即摄邪归正门、摄异归同门、摄因归果门。  □欲说三种法轮:三种法轮是指根本法轮、枝末之教及摄末归本。其中根本法轮谓佛陀初成道华严之会,纯为菩萨开一因一果法门;枝末之教是于一佛乘分别说三,佛陀四十余年说三乘教陶练其心,至法华会上始得会三乘归于一道,是为摄末归本。  □欲释声闻菩萨二种疑:声闻二种疑:□旧疑,如舍利弗云:“我等同入法性,云何如来以小乘法而见济度?”又云:“欲以问世尊为失?为不失?四十余年常怀此疑。□新疑,如云:“初闻佛所说,心中大疑。”菩萨二种疑:□旧疑,昔禀三乘之教,既执道理有三,或疑退堕二乘地,或疑进成佛道。□今疑,疑佛所说今昔相违,昔说有三,今不应明一;今辨有一,昔不应说三。  □欲说中道法:中道即是妙法,但禀教之徒堕在诸边,如求人天乘者堕生死边,求声闻缘觉乘者堕涅槃边,学摩诃衍者堕大边,闻一乘作一乘解者堕一边。今为破此诸边,令心无所著,而说此经。  □欲显诸菩萨念佛三昧:凡夫二乘及始行菩萨犹未识佛,因此,不解念佛,亦不解礼佛。如来为示三种教门,即:普集分身,示本一□多;次开塔并坐,生灭互显,多宝灭既不灭,则显释迦虽生不生,不生不灭,名为法身;次明过去久远成佛,未来不灭,称为法身,燃灯授记,伽耶成道,为方便身。若能识此三义,即能识佛,增益念佛三昧。  □欲为现在未来十方众生如实分别罪福果报:如一言毁法及谤持经人,则获广大罪报;一念随喜,则招无边之福。   二、十奇特事  本经有十事奇特,为众经所无:  □化主不可思议:一般经典或佛陀自说,或四佛共说,而《法华》则是十方三世诸佛并会鹫山,不受时空拘碍,这是其他经典所没有的。  □徒众不可思议:十方世界,一一方四百万亿那由他诸佛侍者遍满其中,又下方千世界微尘数菩萨从地踊出,遍满十方虚空,乃至沙竭龙宫不可思议大士云集灵鹫山,即使是鹿园禀道之众,鹄树闻经之宾,也没有如此的盛况。  □国土不可思议:佛陀欲容受分身诸佛,各变八方六万亿那由他国土,同为净土。乃至《如来神力品》云:“十方世界通达无碍,如一佛土。”说余经时,或有变土,或不变土,未有如斯庄严事。  □教门不可思议:如《华严》、《大般若》等,各十万偈,尚以为多;大通智胜佛说恒河沙偈,威音王佛说二十千万亿那由他偈,欲显其义广,此是教门不可思议。  □时节不可思议:日月灯明佛说此经六十小劫,妙光菩萨八十小劫,大通智胜佛八千劫,十六沙弥八万四千劫,佛陀说此经时,踊出大士,问讯之间,五十小劫,说经之时当不可思量。  □神力不可思议:佛陀及十方分身共现七种神力,满百千岁,然后摄之,其余经典虽现神力,或但一佛,或但一时,未有如斯之事。  □利益不可思议:如《分别功德品》叙述闻经得十二种利益,始自无量恒河沙菩萨悟无生忍,终则八方世界微尘数众生发菩提心,诸余经教悟道者未有如斯之例。  □功德不可思议:从初至后,叹法美人功德无量,如《随喜功德品》说,第五十人闻一偈,随喜转教,胜布施四百万亿阿僧只世界六趣众生一切乐具,及令得阿罗汉道。  □明乘权乘实不可思议:如三藏等教唯辨小乘,般若诸经但明大乘,未若《法华》说实归本,泯寂异途,开会一三,融释大小,使羊鹿无息驾之累,白牛有直进之功。  □身权身实不可思议:多宝踊现,示真常应灭;分身向集,表示本一□多。并开近显远,囊括古今,使知长短无二,令菩提心力坚固猛利,念佛三昧倍复增益。   三、法华七譬喻  佛陀所说教法,为使大众易于理解,因此,多取譬喻而宣说教义。本经的譬喻,古来就有所谓“法华七喻”,今略述如下:   □火宅喻(卷二.《譬喻品》)  国内某大村庄中,有一位大富长者,年老力衰,财富无量,僮仆成群,住宅宽广,但只有一道进出的门。由于大宅年久失修,堂阁腐朽,墙壁斑剥,柱基败坏,梁栋倾危。一天,大宅忽然四面起火,长者的孩子们都在这旧宅中玩乐嬉戏。  长者眼见大火四起,蔓延迅速,非常惊惶恐怖,心想:“我虽然能安然冲出火宅,而我的孩子们却仍在火宅内耽着嬉戏,根本不知道危险恐惧,也没有求出的意思。”  长者心想:“我身手有力,当可用衣□,或以几案掩护而出火宅。”可是又想:“这舍宅只有一道门,而这唯一的门又很狭窄,孩子们幼稚,缺乏见识,不知道处境的危险,仍然恋着嬉戏的地方,可能会困在火宅之内,被火烧伤,我当告诉他们处境的危险可怕,应当赶快出去,免遭大火伤害。”想到这里,立即告诉孩子们赶快离开。虽然父亲善巧诱导,而孩子们却只顾耽着于嬉戏,不肯相信父亲的话,没有惊惶畏惧的形色,更没有出离火宅的意思,也不知道甚么叫做火,甚么叫做屋舍,什么叫做损失,仍相互东西追逐,嬉戏笑闹。  这时长者心想,这舍宅已起火燃烧,我和孩子们如果不即时逃出,必定会被火烧死。于是对孩子们说:“你们所喜好的玩具,世间少有,很不容易得到,你们如果不马上去拿,将来一定要后悔的。这些难得的东西如羊车、鹿车、牛车等,现正放在门外,可以任你们游戏,你们赶快从火宅出去,依你们各人所喜欢的,我都给你们。”  孩子们听父亲说有羊车、鹿车、牛车等好玩的东西,正是他们希望得到的,于是迫不及待的向外奔跑,你推我挤,惟恐落后,争着冲出火宅。这时长者见孩子们已经安然脱离火宅,在四通八达的道路上席地而坐,再也没有任何障碍,于是心里泰然,不胜欢喜。这时孩子们各自对父亲索求说:“父亲先前答应给我们的东西,羊车、鹿车、牛车等物,希望现在就赐给我们。”  这时长者满心欢喜,各赐他们一辆同样的大车,每车都高大宽广,并以各种珍宝装饰。拉车的是肥壮的白牛,颜色洁白光亮,形体姝好,筋强力大,行时脚步平稳,且快如疾风。又有众多的奴仆随从侍候、卫护。  本则譬喻中,火宅比喻三界,三界为五浊、八苦等苦恼所聚,无法安住;诸子比喻众生,谓众生贪着三界,耽于享乐的生活,不知处境的危险;长者比喻佛陀,羊车比喻声闻乘,鹿车比喻缘觉乘,牛车比喻菩萨乘,大白牛车比喻一佛乘。意思是说佛陀见众生遭烦恼之火所逼迫而不知苦,于是以种种智慧、方便,为三界众生说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如彼长者以三车诱引诸子。待众生出三界苦,再以佛乘开示众生。即法唯一乘,本无二三,但因众生根机不同,于一佛乘,方便说三。   □穷子喻(卷二.《信解品》)  有一人,在他幼年的时候,就背弃他的父亲离家出走,流浪外国,直至五十岁,年龄既大,气力日衰,也就更加穷困,于是四方奔走,以谋求衣食,渐渐游行,不知不觉走向本国。  先是,长者四处寻子不着,只好在一城中住下。家中财富无量,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珠宝等,难以计数。僮仆、臣佐、吏民众多,象、马、牛羊、车辆等无数,金钱出入,遍及各国,商估贾客,往来亦多。  此时这贫穷的儿子到处流浪,游走于各村落,历经大城小镇,不经意的来到他父亲居住的城中。父亲与子离别已经五十多年,虽常思念,但从不曾向人提及。自念已经老朽,住世的日子不长,这么多的财物,金银珍宝,满仓满库,可是没有子息,一旦命终,无人继承守护,所以每日更加殷切的想念出走的儿子。又想,我如果找回儿子,将财产交给他,就能坦然快乐,再也没有什么可忧愁挂虑的了。  这时流浪的儿子因为贫穷困苦,无依无靠,展转受人雇佣,来到了父亲的门侧,远远望见父亲坐在狮子床座上,足踏宝几,身上佩戴着价值百千万的真珠璎珞,许多的婆罗门、刹利王族、居士等皆恭敬的围绕着他。有吏民、僮仆手执白拂,左右侍立,床座覆以宝帐,帐沿垂挂着花幡,并以香水洒地,散布各种名贵鲜花,罗列各种宝物,出纳取与,威德巍严,显得特别尊贵。  穷子眼见父亲有这样大的势力,心中感到恐惧,后悔不该来到这样的人家。心里揣测,这可能是位国王,或是与国王相当的大人物,不是我佣工谋食的地方,不如转往较贫贱的地方,有较多出卖劳力的机会,容易获得衣食所需。如果在这里停留太久,可能受到逼迫,强令我工作。这样一想,急忙拔腿就跑。  当时大富长者在狮子座上,一眼就认出是自己的儿子,心里非常欢喜,立即想到:“我的财物库藏,现在有所付托了。我常思念的儿子,今天忽然回来,这岂不是天从人愿么?”于是立刻派人急追,将他带回来。  当时使者奉令,立即追赶捉拿,穷子惊恐愕然,不禁大喊冤枉,使者穷追不舍,还是将他押了回来。穷子心想,我既没有犯什么罪,却要被囚禁,必定难以活命了。因此更感到惊惶恐怖,竟吓得昏倒在地。  他父亲远远的看到这种情形,心生怜悯,告诉使者说:“我不须要这个人,不必强迫他回来了。不要再和他说什么,让他走吧!”  使者等他清醒之后,告诉他说:“你不要怕,我现在放你去,你愿到那里就去那里,不会再有人捉拿了。”  穷子听了非常欢喜,忙从地上爬起,逃往贫穷里巷而去,以求衣食。  长者眼见儿子离去,不得不另想办法诱引他回来,于是秘密派遣两位形容憔悴,无有威仪德望的人,吩咐他们说:“你二人到那穷子那儿去,慢慢的接近他,说这里有工资比别处高出一倍的工作可做。穷子如果愿意来工作,你们就带他来,若是问你是什么样的工作,就说是雇他清除粪便,你们也和他一起工作。”  二人即时出发寻找穷子,并依照长者的话,一一说给他听。穷子果然同意来做清除粪便的工作,而且先取得应得的工资,然后才为主人除粪。  父亲见儿子乐于粗秽的工作,心生怜悯,也怪儿子为何这样狭劣。数月之后,于窗户中,远看儿子身体瘦弱,形容憔悴,满身是粪土灰尘,肮脏不堪,心中甚是不忍,立刻脱去身上佩戴的璎珞、细软的衣服及珍贵的饰物,换上破旧的粗布衣服,灰尘着身,右手拿着清除粪便的器具,来到穷子工作的地方,并对工作的大众说:“你们要勤奋工作,不得偷懒怠惰。”以这样的方便,才得以接近自己的儿子。之后,又对他的儿子说:“你以后就常在这里工作好了,不要再到别处去,我会加你的工资。生活上各项所需物品若有匮乏,只管向我说,我会给你,你安心的在这里工作,我就像你的父亲一样,你不必再有忧虑。我已年老,而你正是少壮,你平时工作很勤劳,没有欺瞒怠惰的行为,也不见你有瞋恨怨言,不像其他的工人有任何过恶。从现在起,你就如同我亲生的儿子一般。”当时长者更为他取名为儿。  这时穷子虽然感到欣喜,但是仍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暂时受雇的微贱工人,因为这个缘故,二十年来都做除粪的工作。二十年后,心逐渐开通,相貌改变,体力增强,自信心也增加了,对金银财宝的管理出纳,也没有困难,然而他仍住于简陋的工寮。  那时长者已患有疾病,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因此对穷子说:“我现有各仓库都堆满了金银财宝,其中多少数目,所应该收入或付出的,你都很清楚,我这样的用心,你当体会我的意思。我现在将所有一切,付与你掌管,我的就是你的一样,应尽心管理,不要让这些财物耗散了。”  穷子依长者的教诲和咐嘱,领管众多的财物,以及金银珍宝等库藏,而没有希求取得一餐的意志,他休歇的地方,依然是在粗陋的工寮,自卑的心理,并没有完全消失。又经过了一段时日,父亲知道穷子的心意已渐渐通达而安泰,成就了大志,并鄙视自己先前的心量。因此在临终之前,特命其子通知亲族、国王、大臣、刹利、居士等皆来家中聚会,当着亲族等大众宣告说:“这人就是我亲生的儿子,从前在某城,舍离我而出走,孤苦零丁,在外辛苦了五十多年,他本来的名字叫某某,我就是某甲,从前来到本城,怀着忧急的心情,探寻我儿的下落,数十年来,找不到他的□迹,现在忽然在这里相会,失而复得,他确实是我的儿子。现在我所有的一切财物,都由我儿继承。”  这时,穷子听了父亲这样的宣告,实在太欢喜了,心里想:我本无心,也不敢希求这样庞大的财富,现在这样多的宝藏,竟自然而得。  本则所喻大富长者就是佛陀,二乘人(声闻)无有大乘法财庄严,犹如贫穷之子缺乏衣食,以资活命,佛陀施设种种方便,令除烦恼粪,净五蕴舍,增上其心,然后教以大智,即以佛道化度声闻,令回小向大。   □药草喻(卷三.《药草喻品》)  又作云雨喻、三草二木譬。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山川溪谷,土地上生长有各色各类的花卉树木、森林以及药草等。由于浓云密布,笼罩三千大千世界,一时普降甘霖,遍洒大地一切花卉树木、森林及诸药草,不论小根小茎,小枝小叶;中根中茎,中枝中叶;大根大茎,大枝大叶;大小树木,随上中下三等,都能各自吸收适量的水份。一云所雨,各种植物随其种性而获滋润,皆得生长,枝叶茂盛,各自开花结果。虽是一地所生,一雨所得,一雨所润,但花卉树木,各有差别。  佛陀说法,如同云雨普润众生,然因众生的根性不同,受益亦有差别。以小药草喻人天乘,中药草为二乘,上药草为菩萨乘。又专心佛道,常行慈悲,自知作佛,决定无疑者为小树,安住神通,转不退轮,度无量百千亿众生的菩萨为大树。佛陀平等说法,如一味雨,随众生性,所受不同,如同草木受雨有异。   □化城喻(卷二.《化城喻品》)  譬如有一条五百由旬远的险恶道,沿途尽是荒山旷野,绝无人迹,充满恐怖;适有众多的人,欲通过这条险恶道路,前往富藏珍宝的地方,这时有位导师,智慧高超,事理通达,经验丰富,对于沿途通衢艰险情况,非常清楚,将引导大众越过这段险恶的里程。  走到半途,大众起了懈怠后退的念头,因而向导师要求说:“我们现在已经疲惫不堪,又加上恐怖,实在很难再向前行,况且路途还很遥远,如今只想退回。”  导师知道了他们有退回去的意思,心想:“他们太可怜了,为什么要舍弃获得大珍宝的机会,中途退回呢?”想到这里,于是施设方便,在险道上,过三百由旬的地方,化了一座城市,告诉众人说:“你们不要恐惧,也不要退还,现在前面有座大城,我们可以到城中休息,进入城中,就能获得安全快乐;如果想再前往宝所,也可以前去。”这时已感到非常疲乏的大众,听导师这么一说,非常欢喜,心想:“我们现在可以避免这恶道的险难,得到安全快乐了。”于是众人一齐进入化城,认为已经脱离险恶之道,得到安稳。  导师等待他们经过休息之后,体力已完全恢复,于是立刻灭却化城,向大众宣告说:“你们既为求宝而来,现在我们还要继续前进,藏宝之处离此已经不远,刚才你们休息的大城是我化作的,只是让你们暂时休息罢了。”  此则喻佛陀知道众生心性怯弱,若闻一佛乘,则不欲见佛,佛陀以方便力,说有二种涅槃,如同化城,令众止息。而佛陀的正意,是在对治阿罗汉,令其勿执着于化城的小涅槃,当进趋于无上佛乘的宝所。   □衣珠喻(卷四.《五百弟子受记品》)  又作系珠喻。譬如有人至亲友家,酒醉而卧,恰值亲友有公事,急须他行,于是将无价宝珠系在他的衣里,就匆匆忙忙的走了。这人因为酒醉,毫不知情,醒来以后,也就自己离开外游,到了异国,为了衣食,勤力谋求,非常艰苦,稍有所得,就感到心满意足。后来亲友偶然遇着了,很讶异的问:“大丈夫何以为了衣食,沦落到这种地步,我从前想让你得到安乐幸福,于某年某月某日,以无价宝珠系在你的衣里,你却至今不曾察觉,以至勤苦忧恼而求生活,实在是很愚昧。你现在可以拿这宝珠去变换一切所须之物,往后生活当可如意,无所缺乏。”  喻二乘人过去世曾在大通智胜佛座下结下大乘之缘,然而因为被无明所覆盖而隐蔽不显,今依如来方便开示,于是能入于一乘。   □髻珠喻(卷五.《安乐行品》)  又作顶珠喻。譬如威势强大的转轮圣王,想要诸国臣服,而各国王皆不顺从,这时转轮圣王必发兵征讨。而转轮王见兵众战无不胜,随即感到很欢喜,依照将士的战功大小,给予各种赏赐:或给予田宅,或赐予村庄城镇,或给以华服美饰,或奖章玉带等物;或赏以各种珍宝,如金银、琉璃、□□、玛瑙、珊瑚、琥珀、以及象马车乘、奴婢人民等。唯有他自己佩于发髻中的明珠,不作赏物。这是因为只有轮王头顶上有此明珠,若将此珠赏赐给将士,轮王的臣属一定会感到非常惊异。  喻佛陀以禅定、智慧的力量,于娑婆国土为三界法王,而诸魔王不肯顺伏,如来座下的贤圣也奋勇与魔王交战。佛陀依其战功赐以禅定、解脱诸法财,又赐以涅槃城,然恐大众惊疑,而不为他们说此《法华》。待众生根熟,佛陀为说《法华》,如同转轮圣王解髻中明珠与功臣。   □医子喻(卷五.《如来寿量品》)  又作医师喻。譬如良医,智慧聪利,通达医理,深明药性,善治各种疾病,有众多子女。一天,良医因有事故,远至异国,孩子们误饮了他人的毒药,毒性大作,以至心神错乱,痛苦呻吟,宛转于地。这时父亲由外归来,饮了毒药的儿女,不论是心神错乱的,或者神志尚清醒的,远远望见父亲归来,非常欢喜,跪拜问讯,并诉说自己愚痴,误服毒药,希望父亲及时救治,赐与他们寿命,使不至被毒死。  父亲见孩子们如此痛苦忧恼,立即依诸处方,寻求色香味美的最好药草,调配和合,令他们服食,并说:“这是上等的良药,色、香、味具足,你们可以服食,毒害的苦恼很快就能解除,不会再有各种的祸患。”  这些儿女中,神志尚清醒的,看到这种色香味美的良药,立即服食,毒性尽除,获得痊愈。其他心神昏乱的,见父亲回来,虽也欢喜问讯,祈求治疗,然而因为中毒太深,精神错乱,失去分辨的能力,因此不肯服药。  父亲心里想:“这些孩子们太可怜了!毒气攻心,神志颠倒错乱,虽见我喜,求为救疗,但给他好药却不肯服用。我现在应当另设方便,使他们能服下这剂良药。”于是对他们说:“我现已衰老,离死期当是不远,这些良药留在家里,你们可以自己取来服用,不要忧心病不会好。”交代诸子后,良医就到他国去了。  稍后,更派人通知诸子:“你们的父亲已死于他国,再也不会回来了!”  儿子们听到这个恶耗,非常悲伤忧虑,心想:“若是父亲仍在世间,慈心怜悯我们,自会救护。现在抛下我们,远丧他国,让我孤苦,无依无靠。”由于悲伤忧戚,终于醒悟,知道父亲留下的良药,果然色香味美,立刻取而服食,毒病都得以痊愈。  父亲得知孩子们的病都好了,不久就回家。  这是譬喻三乘信受权教,不得正道,佛陀于是施设各种方便,令服食大乘法药,速除苦恼,不再有众多苦患。  《法华经》中,除此七种譬喻外,还有其他的譬喻,如《授记品》的“大王膳譬喻”、《踊出品》的“父少子老譬喻”等。   四、本经的特色  □诸经之王:本经是经中之王,在佛教经典中,受持读诵、书写之盛,无过此经。如唐代道宣律师谓:“自汉至唐六百余载,总历群籍四千余轴,受持盛者,无出此经。”明代蕅益大师说:“此一部经乃如来究竟极谈,具明施设一代时教所以然之线索,如家业之有总帐簿,如天子之有九鼎也。”  □由信成佛:《常不轻菩萨品》的常不轻菩萨,每见四众,即礼拜赞叹道:“我深敬汝等,不敢轻慢,所以者何?汝等皆行菩萨道,当得作佛。”又闻本经不生疑惑者,能够“疾成佛道”。而《方便品》中也一再阐述过去诸佛都是以一乘法教化众生,于佛陀灭度后,供养舍利,建筑塔庙,庄严佛像;或童子戏以聚沙为塔,敬心供养;或以歌呗赞颂佛德;乃至心多散乱的人以一华供佛,一礼拜,一合掌,一举手,一低头,一称佛号,都能长养善根,增长福慧,共成佛道。这是显示由于“信”而成佛,也是《法华经》的显著特色。  □久远成佛:《如来寿量品》中,佛陀从三身如来显现佛寿量无有齐限。经中明示佛陀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以种种方便,随类应化;成佛已来,甚大久远,寿命无量阿僧只劫,常住不灭。从“久远成佛”,显现常住的佛陀,是本经的一大特色。  □慈悲教化:本经藉由各种譬喻,巧妙地显示佛陀的慈悲。如《譬喻品》说:“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常有生老病死忧患,如是等火炽然不息。如来已离三界火宅,寂然闲居,安处林野。今此三界皆是我有,其中众生悉是吾子,而今此处是诸患难,唯我一人能为救护。”余如穷子喻、三草二木喻、髻珠喻、良医喻等,莫不显现佛陀的慈悲教化,这也正是大众信奉本经的原因之一。  □一乘真实:本经宣说一乘教理,正是显示本经的宏广,本经有“内秘菩萨行,外现是声闻”的说法,就是宣扬声闻行即菩萨行。如此不否定声闻、缘觉之行,进而提升至成佛之列,这就是一乘之教。而一乘,就是众生都能成佛。  □受持利益:本经中多有劝人受持此经的经文,尤其后半部一再地重覆受持、读诵、解说、书写、供养《法华经》的功德,使得本经在中国、日本盛行书写。《法师品》说:“若复有人受持、读诵、解说、书写《妙法华经》,乃至一偈,于此经卷敬视如佛,种种供养。”又说:“如来灭后,其能书持、读诵、供养、为他人说者,如来则为以衣覆之,又为他方现在诸佛之所护念,是人有大信力及志愿力、诸善根力。”这是其他经典所不及。  本经为了把握佛陀的真精神,于是采用偈颂、譬喻等,赞叹永恒的佛陀(久远实成之佛),说释迦牟尼佛成佛以来,寿命无限,现各种化身,以种种方便说微妙法。由于行文顺畅,词藻优美,在佛教思想史、文学史上,具有不朽的价值,是古来流布最广的经典。在《大般泥洹经》、《大般涅槃经》、《优婆塞戒经》、《观普贤菩萨行法经》、《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大佛顶首楞严经》等诸经,及《大智度论》、《中论》、《究竟一乘宝性论》、《摄大乘论》、《佛性论》、《入大乘论》等诸论中,皆曾举出本经经名,并援引经中文义。  智者大师依本经创立天台宗。日本圣德太子注义疏以后,此经成为日本镇护国家的三部经之一。最澄于日本开创天台宗后,该经更成为佛教教学的中心、新佛教的主干,而影响日本佛教界。  汉译《妙法莲华经》有六种,现存的异译本有竺法护译的《正法华经》十卷二十七品及闍那崛多与达磨笈多译的《添品妙法莲华经》八卷二十七品。此外,敦煌出土本中,有《妙法莲华经.度量天地品第二十九》、《妙法莲华经.马明菩萨品第三十》。其中以《正法华》最详密;《妙法华》最简约,流传最广,今收录于《高丽藏》第九册、《碛砂藏》第九册、《龙藏》第三十一册、《卍正藏》第十五册、《大正藏》第九册。 又本经的梵文本近时于新疆的喀什噶尔(Kashgar )等地发现,一八五二年,法国学者布诺夫(Eugene Burnouf )自梵文翻译成法文出版。其后更有英译本、日译本。  由于本经流传的广泛,因此注疏亦甚多,重要的有:  妙法莲华经忧波提舍   三卷   世亲菩萨造  法华经义记       八卷   梁.法云撰  妙法莲华经玄义    三十卷   隋.智顗说  妙法莲华经文句    二十卷   隋.智顗说  法华义疏       十二卷   隋.吉藏撰  法华玄论       十卷   隋.吉藏撰  法华游意       一卷   隋.吉藏撰  妙法莲华经玄赞   二十卷   唐.窥基撰  法华经疏义缵     六卷    唐.智度述  法华义疏       四卷   日本.圣德太子撰  法华经教释           民国.太虚着  试述本经主旨。  本经有什么重要影响?  本经的特色是什么?  何谓“法华七喻”?经中还有那些譬喻?

\

本文链接:《妙法莲华经》

上一篇:《如来随机利生浅近论》白话译

下一篇:《玄奘法师传》连载之十四:事火外道 改信佛教

Copyright © 2018-2020 普门品讲解网    ICP备案编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