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净土圣贤录》之往生比丘

发布时间:2019-11-15 10:54:13编辑: 阅读次数:

《净土圣贤录》之往生比丘

《净土圣贤录》初编者际清居士彭二林评论道:佛法传入中国已经很久了。从汉朝到晋朝,高僧大德,多以解论经义为自度度人之急务。从庐山远公开始,建白莲社,修行念佛三昧,并以此自利利人。从此后代所有净业弟子,都以此为归。达摩祖师从西东来,传下直指人心的大道,六祖大师在曹溪说法,以肤浅的教理观点看来,似乎是排斥净土,其实都是为了接引上上根机,而遮断了其他一切方便。到天台、永明、天如、楚石诸位大师,既悟无生的宗旨,又开念佛之法门,真是圆融性相二宗,普摄三乘上中下根一切众生啊!所以说;出家,并不光是辞别亲人、割舍恩爱而已,确切地说是要出三界之家。从这一点讲,能往生极乐,是真出家。本书所记诸公,或者由禅入净,或者彻悟佛心,脱身于污泥之中,蝉蜕于轮回之苦,这才是真大丈夫所能做到的啊!

慧持

东晋慧持法师,是慧远大师的亲弟弟,与兄长慧远同时拜道安法师为师,遍学诸大经典,德高望重。隆安年中,他辞别兄长入四川,住在郫(pi音皮)县龙渊寺,大力弘扬佛法,以西方为指归。义熙8年,入化,享年76岁,遗嘱诸弟子,必须严持戒律,专业净业。初祖慧远大师往生时,他随佛一起前来接引。

慧永

东晋慧永法师,是河内人,俗姓潘。他12岁出家,拜沙门竺昙现为师。刚出家时,住在北岳恒山,修习禅观,不久即与慧远大师一道,共同依止道安法师。太元初年,他路过庐山,刺史陶范舍家为寺请他居住,这就是西林寺。法师日常布衣蔬食,精心修道,对自己十分苛刻,待别人常含笑容,言语行事,从不伤及物类。在庐山峰顶,法师另建了一间小茅屋,常常到此打坐禅思。凡是到过小茅屋的人,总能闻到异香,所以大家都称它为香谷。有一只老虎与法师同室而居,客人来时就驱赶出去,躲避起来。法师一生猛厉修行,勤苦异常,立志于西方净土。义熙10年的一天,他示现有病。病中忽然整理衣襟,找寻鞋履,要下地。众人问他;干什么?他答道:;佛来了。说完,就化去了。这年慧永法师83岁。房间内外的异香,整整延续了七天。

僧显

僧显法师,俗姓傅,东晋时代北方人。一生坚贞苦修,严持戒律,诵经坐禅。常常得处山林,时时数日入定。晋太兴末年,他南下江东,游历名山,遍访善知识,以求早日了脱尘死。后因痼疾缠身,故而归心净土。由于病苦磨心,更苦苦盼见弥陀。后来见到无量寿佛光照其身,苦痛顿时解除。这天傍晚,他起身澡浴清净,对同住及侍者,讲说自己所见所闻,极力陈述,劝诫因果。到清晨,平坐而化,室内殊妙的香气,10多天才消失。

慧虔

慧虔(qian音千)法师,俗姓皇甫,东晋北方人。少小出家,奉持戒行,志愿操守,坚固不变。曾在庐山居住十多年。义熙初年,他迁居山阴嘉祥寺,严于律已,刻苦精修,可以称为众生的向导,同修表率。五年后,以病卧床,自知将死不久,所以一心专想地极乐世界,精诚祈求观音大士。当时山阴北寺,有一比丘尼法名净严,很有德行,持戒精严。她梦见观音菩萨从西郭门入城,清净、光晖、殊妙的形像,足以使日月无光。随身幢幡华盖都是七宝庄严而成。净严法师上前作礼问道:;不知大士要去何处?菩萨回答说:;到嘉祥寺迎接虔公。慧虔法师也于这日预先见到圣相,因此尽管病体缠绵、沉重,但神色还是跟平日一样。侍者都闻到异香。不一会儿,慧虔法师就安然往生了。道俗之人,凡听说此事的,无不赞叹羡慕。

僧济

僧济法师,不知他是哪里人。入居庐山后,他拜慧远大师为师学习净土,深切领悟到法门的精要。30岁后,便出入于城市农村,为大众讲法,称得上是法门元首、宗匠。慧远大师赞叹说:;与我共同宏扬大法的,不就是他吗?后来,法师疾病沉重,便至诚恳切盼望净土,观想弥陀。慧远大师送一枝灯烛给他,说:;你可运心于安养世界。法师手执灯烛,倚靠桌几,停思专想,一心无乱,并请众僧诵《无量寿经》。到五更天,法师净灯烛授与弟子元弼(bi),让他随众人行道,自己暂时卧床休息。梦中忽然看见自己手执一烛,乘空而行,同时见到阿弥陀佛,将他接置于手掌上,遍至十方世界。突然梦醒后,法师高兴地说:;我以一夜观想之力,便得到我佛接引,此身已是了无疾苦。第二天傍晚,他忽然起立,目视虚空,好像看见了什么。对元弼说:;佛来了,我要走。说完,转身面向西方而逝。当时正当三伏天,而尸体三日不变,异香郁郁。这年是僧济法师的45岁。

慧恭(以及僧光、慧兰)

慧恭法师,东晋豫章丰城人。进入庐山莲社后,与僧光、慧兰等为同学。僧光法师等人学理不如慧恭法师,但系心净土,较他更为虔诚恳切。慧兰法师曾对他说,你虽然努力,博学多闻,难道不知道经上说的:;聋子演奏音乐,只为别人欣赏,自己不能受益吗?慧恭法师并不信服。此后七年之内,慧兰法师等人先后去世,走时都有奇妙的瑞应。又过了五年,慧恭法师得病,而且日见沉重。他长叹一声说:;六道轮回,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死生如去来,我将归向何处?说完,泪如雨下,礼拜叩头,誓愿归于安养,志心无时间断。一日,忽见阿弥陀佛,手执金台,前来迎接,感觉自身坐于华台上,又见慧兰法师等人,在台上光明之中,对他说:;长老受生,已居上品,我等不胜欢喜安慰。唯一遗憾的是,五浊恶世淹没延时,使我们相聚太晚了。慧恭法师于这天向大众告假,喜不自胜,神情振奋,迅速入灭。这年正是义熙11年。

昙恒

昙恒法师,东晋河东人。童年就依止慧远大师出家。内外经典,没有不通达的。品德、操行、清静孤高,常常有鹿群驯服地围绕在他的座旁。自从进入庐山以后,他便专志念佛。义熙14年,昙恒法师端坐合掌,高声念佛而化。

道敬

道敬法师,南北朝时代宋国人。祖居琅琊,俗姓王。祖父王凝之,那时任江州刺史,这使法师有机会追随慧远大师出家。17岁时,即博通经论,每日记诵达万言以上。常常感叹戒律不容易完全遵守,于是发愿六根早日清净,先严持一戒,以为得度的门路。慧远大师知道他志念坚定正确,当面赞许肯定。道敬法师立志念佛,日夜不断。慧远大师圆寂之后,他迁居于若耶山。宋永初元年的一天,他对大家说:;先师亲身传命,我该走了。于是端坐唱佛而化。众人见光明满室,久久方才消失。这年是道敬法师的52岁。

昙顺

昙顺法师,南北朝时代宋国黄龙人。他幼年出家,追随鸠摩罗什大师,为大众讲释经论,对色、空、无著等教理。尤其解得深,讲得妙。罗什大师赞叹说:;这孩子是个奇器。后来昙顺法师进入庐山,精修净业。当时宁蛮校尉刘遵孝,在江陵创建寺院,请法师入住,法师在此极力弘扬念佛三昧。宋元嘉二年,他告别大家,端坐而逝,逝时异香满室。这年是昙顺法师的79岁。

佛陀跋陀罗

佛陀跋陀罗,汉语的意思叫觉贤,古代天竺迦维罗卫国人、是甘露饭王的后裔。佛陀跋陀罗幼年出家作沙弥,16岁即博学群经,深达禅律。当时姚秦国沙门智严法师到西域,邀请他同往东方。二人于是走海路,从青州登陆,直上长安。姚秦太子请佛陀跋陀罗入东宫讲法,与鸠摩罗什大师共论色和空的意义,达到了深奥玄妙的境界。随后,佛陀跋陀罗上庐山,加入慧远大师的莲社,并翻译了《观佛三昧经》、《般泥洹经》、《修行方便论》等经论15部,南北朝时期宋国元嘉6年,他在念佛声中化去。

道昞

道昞法师,俗姓陈,南北朝时代宋国颖川人。道昞法师幼年出家,为慧远大师亲传弟子。他遍览、精通经律,言行如一,怎样说,就怎样去做到,专心探求念佛三昧,日夜不停。东晋义熙14年,豫章太守王虔,上庐山拜谒致敬,请法师继承慧远大师的法席,开演净土,听众没有不崇奉敬仰的。宋元嘉22年,道昞法师集众念佛,就在法座上坐化。这年是他71岁。

僧睿

僧睿(rui音锐)法师,南北朝时代宋国魏郡长乐人,少小就想出家。到18岁,才遂了心愿,归投僧贤法师为弟子。20岁以后,就博通经论,从此游历名山胜地,随处讲经说法。后来遇到鸠摩罗什大师,请到《禅法要解经》二卷。法师得到了此经,便日夜修习,因此就得以精练五门,善入六静。凡罗什大师所翻译的经典,僧睿法师全都参与校正。再后来,法师入庐山,依慧远大师而修净业。最后,他到京师,止住乌衣寺,讲说各部经论,听者无不推崇佩服。僧睿法师宏经赞法,威仪具足,并常常以此福德智慧因缘,回向西方净土,行住坐卧不敢背向西方。宋元嘉6年,他身无疾病,却忽然集合僧众告别。别后即入房中洗浴,烧香礼拜,回到座上,面西合掌而化。那天,同寺僧人都看见五色香烟,从他房中飘出。这年是僧睿法师的67岁。

昙诜

昙诜(shen音申)法师,南北朝时代宋国广陵人。幼年就依从慧远大师出家,勤修净业,很善于讲经说法。曾注释《维摩诘经》,通行于世。又曾著《莲社录》,记录往生大士的灵迹。宋元嘉17年,他集合大家说:;自从庐山建寺以来,至今已50年了。在往生西行的人中,我是在其最后。说完,就结跏趺坐,称佛名百十余声,闭气而寂。这年昙诜法师80岁。

慧崇

慧崇法师,南北朝时代宋国凉州人。北魏拓跋氏武帝的时候,他是尚书韩万德门师,与释世高法师,同时为世人所尊重的大德。当时因太子得罪,牵连了二位法师,二人同时被处死。有一僧人法达,一直非常钦佩释世高法师的德行,号泣哀慕,连续几日不食。释世高法师忽然飞空而至。法达师顶礼之后,请问二位法师身后当生于何处。释世高法师回答说:;我愿生恶世,救护众生,自然还在此阎浮提。崇公经常祈祷往生安养,今已遂心如愿了。说完,就隐形而去。

昙鉴(以及道海、惠龛、惠恭、昙泓、道广、道光)

昙鉴法师,俗姓赵,南北朝时代宋国冀州人。少小出家,事竺道祖法师为师。出家后,布衣蔬食,律行精苦。后来,他游方到宣化,又到达荆州,止住于江陵辛寺,此时已是60多岁了。昙鉴法师平生,即使是做了小德片善,也必定要回向西方,誓愿见佛。一天,他在定中见阿弥陀佛以水洒他的面,并对他说:;洗掉你的尘垢,清除你的心念,使你的身口,都得到清净。说完,佛又从瓶中取出莲华一枝授与他。出定之后,昙鉴法师即嘱咐后事,与寺中僧人共叙无常。深夜,众僧各自归房,他仍然独步于廊下,念佛直至五更,声音更加厉切。天亮后,弟子们照常前来问讯,他却趺坐不动。近前看视,已逝去了。这年昙鉴法师70岁。

当时又有江陵释道海,北州释惠龛,东州释惠恭,淮南释昙弘,东辕山释道广,宏农释道光等,都愿生安养。临终,也都有瑞应。

慧通

慧通法师,南北朝时代宋国关中人。少小即止住长安太后寺,蔬食持咒,诵〈增一阿含经〉。曾从凉州慧绍禅师学习,受持禅业。法门界。一天,他身有轻微疾病,在禅定中见一人,形相甚为端严,对他说:;吉时已到了。须臾之间,果见无量寿佛光明赫赫。从定中起后,慧通法师即告各位同学,说完便化去了。异香三日才散完。这年他59岁。

昙宏

昙宏法师,南北朝时代齐国黄龙人。少小出家,勤修戒行,专精律部。曾南游交趾(今广州一带),诵〈无量寿经〉及〈观音经〉,发誓往生安养。孝建二年,昙宏法师在山上聚起柴薪,自己悄悄地坐在里边,欲以火自焚。弟子们发现火超后,把他抢救抱持而归,大半个身子已烧烂了。一个多月后,方才小愈。刚能行步,又悄悄入山谷中烧身,弟子们紧追急救,已然毕命。只得添柴进火、荼毗,直到第二天早晨,大火方尽。那日村中居民,都看见昙宏法师身黄金色,乘坐金鹿,向西急驰而去。至此,道俗之人方才醒悟其神异,收骨而葬。

慧进

慧进法师,俗姓姚,是南北朝时代齐国吴兴人。他自小任性游侠,到40岁时,忽然悟心自然启发,随即出家,止住京师高座寺。蔬食素衣,发誓诵〈法华经〉。虽用心劳苦,却观想不成,每当执持经卷,疾病随至。于是发愿造〈法华经〉100部以忏罪去障。功德圆满后,病就痊愈了。慧进法师从此操行更加严厉,信念更加坚定,常常将自己的福业,回向安养。一天,他忽闻空中有人说:;你愿已经满足,必定得生西方。齐永明三年,法师无病而卒,享年85岁。

法琳

法琳法师,俗姓乐,是南北朝时代齐国临邛(qinog音穷)人。他少小出家,止住于蜀郡裴寺。修行特别喜好戒品,专心研究十诵律,时逢隐公到蜀地(四川),法师即向隐公学律,时时克制自己,磨炼志气,日夜如一。等到隐公回陕西,法师又相随数年,从而对很多部律藏,心中完全明了。后来法师回归蜀地,止居灵建寺,精修净业。经常持诵〈无量寿〉、〈观音〉二经。每次转诵时,总看见一位身形伟大的沙门,直立在面前。齐建武二年,他以病卧床,注念西方,礼忏不息,随即见西方诸贤圣会集于面前。法师便向弟子们叙述所见所闻,嘱咐他们死后焚化事宜。说完,合掌而卒。

僧柔

僧柔法师,俗姓陶,是南北朝时代齐国丹阳人。他少小即有出离世间之志,出家后,为宏称法师的入室弟子。修行中,既精勤戒品,又广读经论。后来迁居于剡(yan音善)白山灵鹫寺。入寺前一夜,有一沙门僧绪,梦见神人执彩旗、披素甲,满山遍野而来,口里说:;法师就要来了。第二天早晨,僧柔法师果然到了。南北朝时代萧齐王朝时,应各位王爷的邀请,法师出居京师定林寺,身为表率,可称一代宗师,四方远近的人,没有不钦佩叹服的。法师发誓往生安养,每当太阳挂在西方天边时,总是面含愁容,至心合常。到临终那天,身无疾病,对弟子说:;我该走了。于是将席子铺在地上,面向西方,在虔诚礼敬之中化去。室内室外,都闻到异香。这年僧柔法师64岁。

慧敬

慧敬法师,南北朝时代齐国南海人。少年时游学到荆州楚地,广学博通佛典经论。特别注重修福业。所到之处。总要造立塔像。后来回到家乡,又极力营修云岑、永安等寺院。一生志操严明,精于戒律。被国主敕封为僧主,领导众人修道,功不可没。平日所兴办的所有福业,都回向西方净土。到他逝世那天,室中奇妙的香气,久久方才消散。

道珍

道珍法师,不知他是从哪里来的。南北朝时代梁王初期,他住在庐山,观想弥陀,只是心中还没有深信。一天晚上,他梦见有人乘船于大海中,说是去阿弥陀佛国。他也想搭船同去,船上的人说:;你没有营造浴室,没诵《弥陀经》,净业没成,还不能去。觉醒之后,他就为僧众营造浴室,诵《阿弥陀经》,历年不休。后来他在房中观想阿弥陀佛极乐世界,见有人携一白银莲华台对他说:;法师此身福报享尽,就升坐于这一华台。又说:;以法师的功行,本当升于金台。怎奈初心怀疑,所以只能坐银台了。道珍法师欢喜非常,悄悄地记录此事,收藏于经函之内。到命尽那天傍晚,从半山以上,出现数千火炬行列。附近村民望见,以为是哪位王爷入山礼觐。天亮时,才听说是道珍法师圆寂了。后来弟子们整理遗物,方才从经函中知道往生的瑞应。

昙鸾

昙鸾法师,南北朝时代北魏雁门人。少年时游五台山,看见处处神迹、种种灵异,便发心出家,后来读《大集经》,感到词深义密,平常人难以理解,便发心注解。刚注到一半,就得了气疾,不得不四处求医治疗。他长叹一口气说:;生命无常,朝不保夕。我听说有长寿仙人,时常出没人间。能得长寿,再来宏扬佛道,不是更好吗?病好后,他就找到江南陶隐居,恳求仙术。隐居先生传授他《仙经》10卷,他高兴地踏上归途。走到洛阳城下,遇到三藏法师菩提留支。昙鸾法师问道:;佛法中有没有长生不死法,比这个《仙经》更好的。法师回答道:;这个世界哪有长生不死法。纵然得到长寿,也不过多活几年,最终还要轮转,《仙经》不足珍贵。所谓长生不死,正是我佛的教道啊。于是,以《十六观经》授予他,说:;学会这个,就再不生三界,不入六道。大自然中的吉凶、祸福、成败、盈亏,再不与你相干。若论寿命之长,则恒沙劫,不能比拟。这正是我佛大觉金仙的长寿啊。

昙鸾法师听说之后,大喜过望,随即焚化《仙经》,专修净观。并以此自行化他,广为流布。曾仿龙树菩萨偈语,续撰《礼净土十二偈》。又撰写《安乐集》两卷,流传于世。著名的《往生论注》,就出自法师的手笔。全文请见《净土十要》一书中的附录内。北魏国主对他十分敬重,赐号神鸾,敕请移住并州大寺。晚年,法师移居汾州玄中寺。魏兴和4年的一天傍晚,法师在房中见一位梵僧对他说:;我是龙树,久已居于西方净土,因你我同志,故来相见。法师即自知时至,集合大众,教诫大家说:;生身劳碌,苦役无有停日,地狱三途之苦,我们不能不怕,西方九品净业,我们不能不修。说完,让弟子们高声念佛,法师面向西方,低头作礼而终。寺中僧俗人等,都看见幢幡华盖,自西向东而来,而且天乐盈空,久久方停。法师的事迹上达于朝廷,国主下敕葬于汾河西岸的文谷,并建塔立碑。

慧光

慧光法师,是南北朝时代北齐国人。长时居住在洛阳,曾著《华严》、《涅槃》、《十地》等注疏,精妙地开显我佛权实真谛。一天,他在病中见一队天人前来迎接。法师说:;我的志愿是归于安养。不一会,果然看见净土化佛,充满虚空。慧光法师说:;唯愿我佛摄受,让我遂心如愿。说完,弹指之间就往生了。

道凭

道凭法师,俗姓韩,是南北朝时代北齐国平恩人。他12岁出家,通经通论。奔走四方听经求法,研教修持,渐渐深达玄奥。后来在山西河北之间宏扬大道,为众生开讲《涅槃》《华严》等经律论,无需翻读经文,讲解言词中肯,切中法要。在日常生活中,他福慧双修,时时袒右肩、赤双足,乞食自养,并发愿回向,求生西方。北齐天保10年3月17日,卒于邺城西南宝山寺,享年72岁。临终时,佛光满室,异香满院。

慧命(法音)

慧命法师,俗姓郭,南北朝时代北周国太原晋阳人。出家后,专修方等、普贤等忏。先投依恩光、先路二禅师,后游仙城山。先前,仙城山有一道士叫孟寿,发心弃道归佛,舍居为寺。在慧命法师将到仙城山之前,孟寿恍悟如在梦中,见各路神祗庄严地侍卫在道馆周围。梦醒之时正是慧命法师到来之际。孟寿于是舍居为善光寺,供养三宝。从此以后,寺中僧人日渐增多。不长时间,法师又返回旧寺。当时有一法音禅师,与他志同道合。二人同到长沙果愿寺,在能禅师座下,修学禅定。后来二人又同归仙城山。居住五年之后,二人都自知时至,携手于松林树下,相视而笑,说:;此处可以作为我们最后的安身之地。侍者听说之后,还不知是什么意思。不到10天,二人同时得病。北周天和3年11月5日,慧命法师结跏趺正坐,面向西方念佛,众人都见佛来时,他已合掌而卒。众人中有梦见天人下临,幢幡曜日。又有人听到房中发出;善哉的赞叹声。更多的人闻到奇香异乐。法音禅师也于当月17日,坐于本处,念佛而卒。临终瑞相与慧命法师一样。这年他们都是38岁。众人就在松林树下,用砖石为他们构建坟墓。

静蔼

静蔼法师,俗姓郑,南北朝时代北周国荥(xing音形)阳人。他少年时游览寺院,看到描绘地狱种种苦刑的壁画,毛骨悚然,顿生出家之心,随即到瓦棺寺,在和禅师座下归依三宝。17岁,受具足戒,从此严持戒律,广学经论。修慈三昧,丝棉皮革都不用,一生以脆布为衣。北周武帝将欲灭除佛法时,他亲自到宫阙之外上表申诉,当面抗旨。因国主不听,他便率领门人弟子,进入终南山深处,隐居修道。后又悄悄移居太一山锡谷中,身披丧服,暗中宏扬大乘。著有多种著作,藏于岩洞之中。悲悼大法沦陷废弃,对弟子说:;我活着无益于众生,还是舍身吧。

一天,他来到一座山峰,让侍者下山,嘱咐他明天早来。于是法师跏趺坐于盘石上,用刀自割已肉,一段一段放在石头上,把肠子挂在松枝上,心肝五藏都清晰可见。筋肉手足头面,都割成一块一块的,最后割下心脏,捧在手中而卒。这天正是北周宣政元年7月16日,法师45岁。侍者第二天早晨上山,见法师合掌捧心,面向西方,跏趺而坐,与他昨日离开时一样。尸体没有血迹,只有白色的象乳汁一样的液体四处流溢,凝结于石头之上。又见法师手书遗偈在石壁上,原文如下:

诸有缘者,在家出家,若男若女,皆悉好住。于佛法中,莫生退转。若退转者,即失善利。吾以三因缘,舍此身命。一见身多过,二不能护法,三欲速见佛。偈云:无益之身,恶烦人功。解形穷石,散体岩松。天人修罗,山神树神。有求道者,观我舍身。愿令众生,见我骸骨,烦恼大船,皆为覆没。愿令众生,闻我舍命,天耳成就,菩提究竟。愿令众生,忆念我时,具足念力,多闻总持。此报一罢,四大凋零,泉林径绝,岩室无声。普施禽兽,乃至昆虫。食肉饮血,善根内充。愿我未来,速成善逝。身心自在,要相拔济。此身不净,底下屎囊。九孔常流,如漏堤塘。此身可恶,不可瞻观。薄皮裹血,垢污涂漫。此身臭秽,犹如死狗。

六六合成,不从他有。观此臭身,无常所囚。进退无免,会遇蚁蝼。此身难保,有命必输。狐狼所啖,终成虫蛆。天人男女,好丑贵贱,死火所烧,暂见如电。死法侵人,怨中之怨。吾以为仇,誓断根原。此身无乐,毒蛇之箧(qie音切,小箱子)四大围绕,百病交涉。有名苦聚,老病死薮(sou音叟,聚集的地方)。身心热恼,多诸过咎。此身无我,以不自在。无实横计,凡夫所宰。久远迷惑,妄倒所使。丧失善根,畜生同死。弃舍百千,血乳成海,骨积太山,当来兼倍。未曾为利,虚受勤苦。众生无益,于法无补。忍痛舍施,功用无边。誓不退转,出离四渊。舍此秽形,愿生净土。一念华开,弥陀佛所。速见十方,诸佛圣贤。长辞三途,正道决定。报得五通,飞行自在。宝树餐法,证入无生。法身自在,不断三有。殄(tian音田,消灭)除魔道,护法为首。十地满足,神化无方。德备四胜,号称法王。愿舍此身已,早令身自在。法身自在已,在在诸趣中,随有利益处,护法救众生。又复业应尽,有为法皆然。三界皆无常,时来不自在。他杀及自死,终归如是处。智者所不乐,应当如是思。众缘既运溱(cou会合),业尽于令日。参考译文如下:

诸位有缘众生,或在家众,或出家众,或男或女,愿都能生活得很好,于佛法中不生退转。若是退转,就失去大利。我以三种因缘舍此报身:一、见此身有多种罪过,二、不能护法,三、愿速见佛。今作偈说,无益之身,恶烦人功。解形穷石,散体岩松,天人修罗,山神树神,有求道者,观我舍身。愿令众生,见我骸骨,烦恼大船,皆为覆没。愿令众生,闻我舍命,天耳成就,菩提究竟。愿令众生,忆念我时。具足念力,多闻总持。此报一完,四大凋零,泉林路径永绝,岩室之声永断。普施禽兽,乃至昆虫,食肉饮血,善根内充。愿我未来,速成善逝,身心自在,要相拔济。此身不净,不是屎囊,九孔常流,如泄漏的提塘。此身可恶,不可谛视,薄皮裹血,污垢涂满。此身臭秽,像是死狗,六六合成,不从他有。

观此臭身,被无常所囚,进退难免,遇会如蚂蚁。此身难保,有命必死,必为狐狼所吃,终成蛆虫之所。无论天人男女,好丑贵贱,都被死火所烧,快如闪电。死苦侵人,怨中增怨,我与这个为仇,誓要斩断根源。此身无乐,是毒蛇的藏箱,四大围绕,百病交相而来。本来就叫若聚,是老病死的湖泊,身心热恼,多种过错。此身无我,以不自在,无实横计,凡夫是它的奴隶。久远迷惑成性,被妄想颠倒指使,丧失善根,畜生同死。已弃舍过百千次,血流成海,尸骨积成泰山,以后更加倍。从未得过实利,妄受多苦勤劳,于众生无益,于大法无补。今我忍痛施舍,功德无边,誓不退转,出离四大苦海深渊。舍此秽形,愿生净土。一念华开,弥陀佛所。速见十方,诸佛圣贤,长辞三途,正道决定。从此报得五通,飞行自在,宝树说法,证入无生。法身自在,不断三有,而灭除魔道,护法为首。十地修持满足,神通度化十方,具备常乐我净四德,号称法中之王。愿舍此身之后,早令法身自在。法身自在之后,随时在六道中,到处利益,救护众生。再说业本应尽,有为之法都如此。三界都是无常,时刻到来不由人,他杀或自死,最后都这样。智者谁乐于此,为人应知此理。众缘既已会齐,我就业尽于今日。

昙延

昙延法师,俗姓王,是隋朝蒲州桑泉人。自16岁出家后。他四处听经讲法,刻苦求学,所以深悟佛法主要的教义。曾著《涅槃大疏》一书,功成之时,卷轴彻夜放光,而且塔中舍利也同时放射异光。当时北魏国宰相宇文泰,特地为他在京城西边建造云居寺。北周国建德年间,朝廷曾下旨任命他为僧统。隋朝开皇初年,皇帝敕请他住持延兴寺。开皇8年8月13日,法师逝世,享年73岁。法师恒常以西方净土为正观,说话时或不说话时,都注想不移,就象住于甚深禅定。法师曾有遗嘱,以一身骨肉,布施于禽兽。圆寂之前,寺院旁边有一人叫任金宝,他说看见空中幡盖在法师前排列成两行,为法师引导开路。幡盖队伍很长,从延兴寺直到山峰两边。

道喻

道喻法师,隋朝人,不知是何方人氏。常住于开觉寺,持念阿弥陀佛。用檀香造了一尊佛像,只有三寸高。后来法师在定中见阿弥陀佛,佛说:;汝造我像,何太小耶。法师回答道:;心大即大,心小即小。刚说完,就见佛身遍满虚空。佛告他说:;汝当澡浴,明星出时,我来迎汝。到时,法师见佛来迎,光明满室,法师随即圆寂。这年正是隋朝开皇8年。

智舜

智舜法师,隋朝人,不知是何方人。入居庐山,继承慧远大师的道风,修净业。隋朝大业初年,法师讲完《观经》,就示现疾病,病中见鹦鹉孔雀念佛念法念僧,出微妙音。法师对弟子说:;我今日往生去了。随即化去。

登法师

隋朝登法师,不知是何方人。在并州兴国寺讲《涅槃经》,凡来听经的,普劝念佛往生。隋开皇12年,法师去世。临终时,异香满室。殡葬时,四方村落遍满香云。

智顗

智顗(yi音依)大师,字德安,俗姓陈,隋朝颍川人。大师为天台宗祖师,后世佛门弟子,都尊称他为天台智者大师,说是我佛释迦牟尼后身。母亲怀他的时候,梦见五彩烟云萦绕怀抱。出生时,产房内光明洞彻。大师眼有重瞳,生来卧必合掌,座必面西。稍大一点,就见像必拜,逢僧必敬。18岁时,到湘州果愿寺,依法绪法师出家。诵《法华经》,精通律藏,天性乐于禅悦,到光州大苏山参拜慧思禅师。禅师一看见他就说:;昔日我们在灵山同听《法华》,宿世因缘所追,今天又见面了。禅师即为他开示普贤道场,讲演《四安乐行》。

大师从此在大苏山修法华三昧。刚过三天,诵《法华经》至《药王品》;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时,身心豁然,自然入定,照了法华秘髓,了达诸法实相。观见我佛灵鹫山法华一会,俨然未散。陈国光大元年,大师到南京瓦官寺,白手起家,力宏禅法。大建7年,大师到浙江天台山,结庵居住于北峰。时间不长,又奉皇帝诏请到金陵(南京)。陈国灭亡后,大师到庐山,又周游于荆州、扬州之间。隋朝开皇14年,重归天台。大师一生,共计造立佛寺36所,佛像80万躯,亲手剃度僧人14000人,赎买养鱼池作放生所60余处,并上表朝廷,严禁在此采捕。致使举世之间,龙天致敬,道俗归心,佛教从此大兴于世。隋炀帝杨广作晋王时,曾从大师受菩萨戒,尊奉大师为;智者。大师曾手著《净土十疑论》,统括净宗一切疑问,使菩提大道的纲要更加明确,断人疑,生人信,功德最巨。全文见《净土十要》第四要。《净土十疑论》最后一篇,为众生开示欣厌二义。参考译文如下:

凡愿决定生西方之人,具备二种行,定能往生。一是厌离行,二是欣愿行。什么是厌离行呢?凡夫从无始以来,被五欲缠缚,轮回六道,备受众苦。不起心厌离五欲,无有出期。为此,要常观此身,脓血屎尿,一切恶露,不净臭秽。《涅槃经》说:;如是身城,愚痴罗刹,止住其中,谁有智者,常乐此身。又经典中说:;此身众苦所集,一切皆不净,扼缚痈疮等,根本无义利。至诸天身,皆亦如是。修行人若行若坐,或睡或醒,应常观此身,唯苦无乐,深生厌离之心。纵然夫妻同房不能立断,也应渐渐生厌,作七种不净观:一是观此淫欲身,从贪爱烦恼而生,这是种子不净。二是父母精血和合而生,这是受生不净。三是住在母腹子宫,这是住处不净。四是在胎唯食母血,这是食啖不净。五是十月满足,从产门而出,这是初生不净。六是薄皮包体,身内到处是脓血,这是全身不净。七是死后尸首膨胀烂坏,这是归根不净。观自己的身既是这样,观别人的也是如此。对所爱恋的境界,男女等等,深生厌离,常观不净。能作如此观的人,淫欲烦恼,自然渐渐减少。又应发愿:愿我永离三界、杂食臭秽脓血不净、耽荒五欲男女等身,愿得净土法性生身。这就是厌离行。

什么是欣愿行呢?分为两种:一要首先明了愿求往生的原因,二是观彼净土种种庄严,欣心愿求。什么叫明了往生原因呢?我们所以求生净土,为的是救拔一切众生。要这样思想:我现在无力自救、救人,如果一直处于恶世,烦恼境界强盛,自己尚且被业力所缚,沉溺于三途,动不动就经过多少劫。这样的轮转,从无始到现在没有停止,何时才能救苦从生?为此要求生净土,亲近诸佛。若证无生法忍,方能在恶世中救苦众生。所以《往生论》说:;发菩提心者,正是愿作佛心。愿作佛心,正是度众生心。度众生心,正是摄众生往生净土心。又说:;愿生净土,必须具备二种行:一是必须远离三种障菩提法,二是必须得到三种顺菩提门法。

什么是远离三种障菩提门法呢?一是依智慧门,不求自乐,远离我心贪著自身享乐。二是依慈悲门,拔一切众生苦,远离对众生不安稳的心。三是依方便门,怜悯一切众生,愿与其乐,远离恭敬供养自身之心。如能远离这三种菩提障,就是得到三种顺菩提法:一是无染清净心,不为自身求诸乐。菩提是无染清净处,若为自身求乐,就是身心有染,障碍菩提门。所以说无染清净心,是顺菩提门。二是安清净心,为拔济众生之苦。菩提是安稳一切众生清净处,若不发心拔一切众生苦,让他们永离生死之苦,若不发心拔一切众生苦,让他们永离生死之苦,就是违背菩提门。所以说安清净心,是顺菩提门。三是乐清净心,愿使一切众生证大菩提,得大涅槃,这是终究常乐之处。若不发心让一切众生得毕竟常乐,就遮止了菩提门。所以说乐清净心,是顺菩提门。这个菩提如何才能得到?必有往生净土,常不离佛,得无生法忍以后,入于生死国中,救苦众生。使慈悲与智慧融于心中,定而常用,自在无碍,这就是菩提心。这是愿求往生的原因。

什么是欣心愿求呢?我们要以希有之心想念阿弥陀佛,无论法身、报身,金色光明,有八万四千相,每一相有八万四千好,一一好都放八万四千光明,常照法界,摄取念佛众生。又观阿弥陀国,七宝庄严妙乐等,详见《无量寿经》、《十六观经》等经文中。常行念佛三昧,常修施戒定慧等一切善行,并全部回施众生,同生净土,而且一定得生。这就是欣愿行。

在法化之缘将尽之时,大师到剡(yan音善)东石城寺,对弟子说:;我当在这儿谢世。随即让人将床座挪在东墙,面向西方,专念阿弥陀佛,般若观音。又让人多燃香火,诵《无量寿经》,及《观经》题目。诵完,大师赞叹道:;四十八愿,庄严净土。华池宝树,易往无人。(地狱)火车相现,一念改悔者,尚得往生。况戒慧熏修,圣行道力,功夫不会白费的啊。弟子请问:;不知大师证入哪一个等位?从此没后,生于何处?大师回答道:;我若不带领大众修行,必当清净六根。今损已利人,只登五品(即十信位)。我的诸位师友,今都随从观音、势至来迎接我。说完端坐,如入三昧。这天正是隋开皇17年11月24日,大师67岁。当时有天乡寺释慧延法师,听说智者大师坐化,悲泣不已。他想知道大师生处,就发愿书写《法华经》,以求得到诸佛菩萨的暗中开示。那夜他梦见大师随观音菩萨从西而来,对他说:;疑心去尽了吗?大师的灵异事迹,多与此相类似。

慧成

慧成法师,俗姓段,隋朝澧(li音里)阳人。初出家时,在十住寺修行。后来听说南岳思禅师法化宏大,就前往依附。从此开眼坐禅,通霄达旦。思禅师教他入方等三昧、观音三昧、法华三昧、般舟三昧,以消除业障。如此修行三年,得解一切众生语言三昧。此后,法师便在荆州枝江,建寺而居。诵《弥陀经》,修西方观,30年常坐不卧。每次入定,常见净土莲台宝树。一天,他对门人弟子说:;快点把大殿台阶砌好,我要讲《涅槃经》。等到建好开讲,正好智者大师从玉泉来。二人共谈玄理,许久之后,方才涅槃。这夜,有人梦见法师坐在莲台上,隐隐约约向西而去。

慧命

慧命法师,隋朝天台仙城人。在参拜南岳思禅师时,听闻;假空中三观之说,深深领悟其真谛,即得无碍辩才,说法如瓶泻水。临终时,教诫门人精修净业。众人忽见阿弥陀佛与大士来迎,即随佛向西而去。

慧海

慧海法师,俗姓张,是隋朝清和武城人。他少年出家入道,师从邺都广国寺冏(jiong音炯)法师。两次听讲《涅槃》、〈楞伽〉,即能复述,智慧辩才,过于常人,同学们都非常佩服。北周国大象二年,他到涛浦朝拜参访,修筑道场,庄严佛事。一生以净土为归,精诚所至,每有感应。曾有一位僧人法号道诠,带着阿弥陀佛画像从齐州来。画像微妙工巧,为世间上所没有见到过的,说是天竺国鸡头摩寺有位五通菩萨,以神足通,乘空到安乐世界,绘画而回。法师一见,不觉与自己清净心中所现的相暗合,随即虔诚礼敬,感应画中佛光照炼,于是垦切刻苦地模写学画,发愿往生,至死为期。隋朝大业5年5月初一,法师身患疾病,对弟子说:;我这个报身当灭了。并伸出五个指头表示死期。到初五日夜里,法师从容起身,面西而拜之后,结跏趺坐至天亮而逝。这年法师69岁。法师自少年出家后,精苦修行,到老更加志念坚固。而且以仁慈之心待人接物,劝诱他人。他逝世后,大家都非常悲伤,上香散华、布施金银财宝不计其数。

智通

智通法师,俗姓程,是隋朝河东猗(yi音衣)氏人。法师天生爱修行,志求出家,父母感到很惊异,就答应了。十岁后剃发,凡接待奉事师长,非常谦和,严持戒律。昼夜念诵法语不停,曾诵诸经中赞佛偈三千多首。后来他随从俊律师、延法师修学,建孤老寺,以平等心赈济瞻养孤苦老人,时常为人授戒说法,如此广修众善。隋大业7年10月,法师有病了,让侍者称念阿弥陀佛名,回向愿生西方净土。不多时,他就睁开双眼,凝视许久,很像见到了什么,口里说着;真是不可思议。侍者顶礼请问缘故,他说:;看见了宝幢、华盖、塔庙庄严。到初夜分,他又说:;这时候了,为什么还要大燃灯烛?侍者就灭了灯烛,好让房间变暗。不一会儿,法师又说:;怎么越来越亮了?侍者顶礼说:;是师父净相现前,不值得奇怪。法师听说后,双手合十直到天明,说:;我生净土了。就往生了。此时,山地振动,连窗户都震裂了。住寺僧人道慧师,梦见西岭上有楼阁殿堂,乘空而去。

真慧

真慧法师,俗姓陈,是隋朝陕州河北人。他从小就厌恶身世,20岁时,就在大通寺清禅师座下,出家受具足戒。随即游学四方,道业日见增进。后来,法师在蒲坂首山麻谷,建室而居18年。并设立四柱宝幢,供奉西方三圣。经常端心正坐,观像念佛。隋朝仁寿4年,他奉诏住于栖岩寺,为人清俭退让,喜好独处静坐。修习坐禅礼忏,昼夜勤苦。隋大业11年10月,法师以病卧床,神色就像平日。对人说:;我将往生净土,已见莲华相状。众人听见奇异的钟声远远传来,同时有浓浓的异香充满庭院,却不知法师已经走了。

法智

法智法师,隋朝人,年岁、籍贯都不清楚,儿童时出家,凡有讲法之会,都要前往。到晚年,听说修行捷径,无过念佛法门,便对人说:;我闻经言,犯一吉罗小罪,要在地狱中受苦一中劫。这话我相信。但听到经里说,称一声阿弥陀佛名号,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这话我还不信。有个明道人对他说:;你这是大邪见。都是佛言,怎能不信。从此以后,法师就在国清寺兜率台,昼夜不停精勤念佛,感应观音、势至二位菩萨现身,另一天,又感应菩萨天冠上的宝瓶,光明照映其身。一天,法师辞别僧俗同修,说:;我往生之期已定,你们怎样送我呀?大家就定于三天后聚餐。会餐之后,有人就睡在法师房中等候。到半夜子时,法师端坐于绳床,念佛而化。这时有一道金光,从西而来,照耀数百里长。江面上的船工,都以为是天亮了。谁知过了半天才到清晨。后来人们才知道是法师往生了。

法喜

法喜法师,隋朝人,父母籍贯都不清楚。法师一生遍参知识,努力修学,不知疲倦。60岁时,在大苏山得遇智者大师,一闻法音,顿时获得深广的证悟。随后专修禅慧,修行方等三昧。一天,法师忽然看见一只雉鸡向他索命,耳中又听见护法神的呵责声:;法师当生净生,怎能现在偿你的命。后来,法师在病中发愿,愿以一生修行功业,回向净土。从此,法师至心念佛,见到佛菩萨众前来迎接,就端坐而化。

寿洪

寿洪法师,隋朝汾阳人。常常精勤持佛名号,求生西方。临终前,见兜率天童子来迎接,他说:;我心期待西方净土,不生天上。说完,就让大众高声唱佛,在念佛声中法师忽然说:;佛从西方来了。随声而化。

二沙弥

隋朝汶州二沙弥,不知是哪里人。二人同志念佛。经过5年时间,年岁大的先往生,到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他对佛说:;有个小沙弥,与我同修,他能往生吗?佛回答道:;由于他的劝告,你才发心修净土。你现在先回去,更修净业,三年后,二人一起来。三年之后,二位法师见佛与圣众,自西向东而来。大地震动,天华飘舞。二位沙弥法师同时化去。

善胄

善胄(zhou音宙)法师,俗姓淮,是唐朝瀛(ying音营)州人。他少年出家,聪慧敏捷,一指点就通了。经常参与讲经大会,对《涅槃经》尤有体会,常常令讲法座主心服口服。隋朝初年,他北上庐山,依慧远大师,后又止住京邑净影寺。慧远大师坐亡后,朝廷敕令法师于净影寺为讲涅槃经的座主。大业年间,朝廷广选有德高僧,法师应时入选,从此经常开坛讲法。只是人们都不知道,法师在潜修净业。一天,法师感风疾,口唇歪邪。后来忽然好了,就象以前一样。法师说:;我病既然好了,必是命终之日到了。唐朝武德3年3月,法师病重,对弟子们说:;我一生正信,心心在佛,不担心不能往生净土。说完,就让弟子们清洁房间,烧香严待。忽然,法师起坐合掌,对侍者说:;安置高座,世尊来了,我当忏悔惭愧。过了好长时间,法师才上床就卧,说:;刚才阿弥陀佛来,你们看见了吗?我该走了。说完便往生了。

道杰

道杰法师,俗姓杨,是唐朝河东安邑人。法师少年就有出世之志,隋朝开皇11年,在他20岁生日前,归投莹法师剃落并受具足戒,后来又到青州何记论师座下,听讲《成实论》。记师坐化之后,他周游于山东半岛,搜求经论学习,并屡次开坛讲经。多年之后,法师忽然醒悟道:;只是从事于言说,心路依然迷茫,这是徒劳无功的。若要开真智慧,非得进入定中。从此停止讲经,前往麻谷。依真慧禅师学坐,不久即深入缘起性空境界,禅师赞叹他是;利根。法师为人少欲寡言,轻财薄食,苦乐都不当一回事。晚年为栖岩寺住持。贞观元年7月28日,在山中去世,时年55岁。

法师在世时,有个桑泉人樊绰,是几年前北周废教时的还俗僧人。虽然已是白衣,而常常入道场参学,法师深为器重。樊绰居士在法师之前去世,他的两个女儿同时梦见父亲乘空而至,并且说:;我已生于西方乐土。知道杰法师逝世,故来迎接。说完,就向栖岩寺而去。那一天,法师患病停讲。临终时,见樊绰居士伫立空中。合寺人众,都闻到异香、天乐。

灌顶

灌顶法师,俗姓吴,唐朝临海章安人。法师出生3个月,就能称三宝名号。七岁时,进入摄静寺出家。陈国至德初年,他在修禅寺拜谒智者大师,大师为他传授三观法门,经过长时研究、探求,得到大师的印可,成为大师的侍者。从此只要听闻佛法,就能领悟理解。隋朝开皇年间,大师圆寂。法师宣扬大师遗教,勤修定慧,每每宴坐诵经时,都有天华飘坠于身边。一次,法师在摄静寺开讲《涅槃经》。一群盗匪忽然闯至寺院周围。但见寺门旌旗蔽日遮天,神兵都有一丈多高。盗匪惊吓而逃。唐朝贞观6年8月7日,法师在国清寺去世。他刚得病时,卧室就有异香。临终时,对弟子说:;多焚名香,我要走了。说完,忽然起立合掌,像是对谁礼敬,口中三称阿弥陀佛,面色欢愉,上床安卧而逝。逝后顶暖一昼夜。这年是法师72岁。

僧藏

僧藏法师,唐朝西河人。幼年出家,即能委屈待人,恭敬一切,不辞劳苦。见其他僧人衣服破旧污损,就暗中洗涤缝补。每到伏天,就脱去衣服坐在草丛中,以已身血肉施于蚊蚋(rui音锐)。每天持佛名号,不计其数。志念坚固,信心真城,往生西方之心,从未有片刻中断。等到娑婆报身命尽之时,但见天仙重重,一批接一批前来迎接,法师都不去。不一会儿,他对人说:;刚才我到净土,见诸上善人,又见散华空中。说完,合常念佛而化。

道昂

道昂法师,唐朝魏郡人。法师风神清沏,对佛法的慧解有如天生。在灵裕法师座下出家,钻研大乘佛学。曾在寒陵山寺中为众人开讲《华严经》十地论,从白天讲到昏夜,人们无暇点灯,法师高举手掌,发出异光,照明讲堂,人们非常惊异。法师说:;此光手中常有,不足为怪。法师平日志在西方,愿生安养世界。后来在报应寺,法师自知时至,预先告知各位有缘:;八月初我们要分别了。到那天,法师身无病苦,问身旁人:;斋时到了没有?就高升法座,香炉中发出异香,带领四众弟子受菩萨戒,训词恳切精要,使听讲的人顿感轮回的恐惧。讲完,法师抬头仰望,见天仙众多,天乐辽亮,就对大家说:;兜率陀天来迎接我。然而天道是生死根本,不是我的本愿。我常祈心于西方净土,为什么这个愿不能遂心?刚说完,就见天仙天乐腾腾而上,须臾之间便消失了。接着又见西方香华伎乐,如满天飞云,从西向东而来,环绕在头顶上空,寺中众人都亲眼目睹。法师对大家说:;大众好自为之,现在西方灵相来迎接,我要去了。说完,手中香炉坠地,法师在高座上往生。这年正是大唐贞观7年,法师69岁。

智琰

智琰(yan音演)法师,字明灿,俗姓朱,是唐朝吴郡人,祖父朱献为梁国散骑侍郎。法师天生异质,8岁出家,在通元寺璩法师座下为弟子,此后遍游名寺,广读经论。陈国灭亡后,法师归于虎丘,在岩壑(he音贺,沟)下面壁30年,后因躲避刀兵而迁移他方。武德7年,苏州总管李世嘉,迎请法师到还山寺。法师行三种净业,修十六妙观,同修道侣有500多人,都在还山寺念佛,每月一次集会,如此修行十年多。大唐贞观8年10月,法师见梵僧手执宝瓶,上前对他说:;我是无边光,后来净土中人们称之为功德宝王的就是我。法师对寺中众人说:;无边光,就是势至大士。功德宝王是他成佛以后的名号。是我可以西归了吗?这天夜里,法师往生,享年71岁。

等观

等观法师,俗姓孙,唐朝富阳人。曾从智者大师受止观法门。平日住在天台,常诵《法华经》。大唐贞观9年冬天,余杭法忍寺请法师开讲佛法。第二天即是正月初一,有位身穿王服的人前来对法师说:;弟子是皋亭庙神,昨天师父路过庙庭,正巧弟子出去巡察,未能奉迎。今天特地远来,专门拜求戒法。法师于是燃香,为他授菩萨大戒。庙神礼谢而退。第三天半夜,法师沐浴更衣,面向西方,结跏趺坐,称西方三圣尊号及智者大师名号,各百余声,又为弟子们讲说三观法门,说完即往生。

道绰(以及道抚)

道绰禅师,俗姓卫,唐朝并州汶水人。14岁出家学习经论,又在瓒禅师座下习禅。后来,他到汶水石壁谷昙鸾法师创立的玄中寺修行,因为仰慕昙鸾法师净土之业,便潜心于观想念佛。坐常向西,昼夜六时礼敬不缺,每日持佛名号7万声,有位僧人在定中观见西方灵相,看见禅师手持数珠,如七宝山,种种瑞应,难以尽述。禅师为众人开讲《无量寿经》、《观经》,将近200。凡听讲的,都手捏数珠,口称佛号,声如潮汐。有时遇到散席,佛号之声,响彻森林山谷。禅师平日劝人修净业,辞如泉涌。劝人把心摄收在一处,把一切缘念静下来,一心念佛。曾著净土论两卷,概括龙树、天亲、慧远、昙鸾诸位菩萨的净土论述,词句恳切精要,为当世所重。贞观二年,众人都见昙鸾法师坐在七宝船上,对禅师说:;你净土莲华已成就,但娑婆业报还未尽。又见化佛住在空中,天华飘散而下。众人都仰慕赞叹其神异。禅师从此报力更强,容色愈加盛发,出家在家的佛门弟子闻风归依的天天增多。80多岁时,禅师往生。当时有一僧人释道抚,与禅师同志。二人每次相见,总要约定在净土相会。禅师往生后3天,道抚法师知道了说:;我常常盼望先行一步,现在却落在后面。我再加一把劲,定能追上。于是法师在佛像前叩头祝愿,退身就座而化。

僧衒(以及启芳、圆果)

僧衒法师,唐朝并州人,是个本性与修学融通、解悟与行愿相符的高僧。69岁那年,他见到道绰禅师的《安乐集》,听闻禅师讲《观经》,方才回心念佛。心中恐惧寿命朝不保夕,便日夜礼佛一千拜,念佛八九万声。五年时间,一心念佛从不懈怠。后来身有疾病,对弟子说:;阿弥陀佛来了,授给我香衣。观音势至,行列在前,化佛遍满虚空。我可以走了。说完就往生了,异香7日不散。

僧衒法师往生之时,有启芳、圆果二位法师,亲眼目睹此事,便在兰田县悟真寺,结夏安居,3个月内,念阿弥陀佛。二人曾共折一枝杨柳,放置于观音菩萨塑像手中,心中祝告:;若我二人能往生净土,愿杨枝7日不萎。到第8天,果然更加鲜翠。二人非常庆欣,昼夜观佛、念佛不舍。经过5个月时间,二人在观想念佛中,觉得身临净土宝地。见观音、势至二菩萨,坐在两支大莲华上,周围有千万莲华,弥满其间,又见阿弥陀佛从西而来,坐一最大莲华,光明映照天地。二人上前为佛作礼,问道:;南阎浮提众生,依照经文教导而念佛,能得生于此地吗?佛回答道:;勿疑,定生我国。此时,二人耳中听闻释迦世尊与文殊菩萨一道,宣赞《法华经》,眼中睹见面前有三道七宝台阶,下面一级上站立着白衣居士,中间一级上僧俗各半,上面一级全是出家僧人。他们说:;都是念佛人,来生于此。二位法师出定之后,与他们的徒弟详细叙述此事。

普明

唐朝普明法师,俗姓卫,是蒲州安邑人。他13岁出家,四处听讲求法。大业4年,他被召入大禅定寺。武德元年,他移住蒲州仁寿寺。每天都诵一遍戒本,诵26遍《金刚般若》,昼夜六时礼忏,所有善根,回向净土,终身都是这样。共造檀香佛像几十尊,写《金刚般若》千余部,讲《涅槃经》80多遍,《摄论》、〈胜鬘》诸经论,不记其数。86岁时,就在寺中逝世。

德美

唐朝德美法师,俗姓王,是清河临清人。他16岁出家,19岁剃染。隋朝开皇年间,他观化于京师,受持戒律,日日以礼忏为事,常诵一万五千佛名。大业年间,他住在京师慧灵寺,大兴福业,感应种种祥瑞。唐武德初年,他住在会昌寺,在寺院西建忏悔堂,修行般舟三昧,整个夏季不坐不卧。为止口过,他3年不说话。修常不轻菩萨行,见佛门七众弟子,全都礼敬。断绝俗世之想,专念四方。持佛名号,终身不断。大唐贞观11年12月,他忽然合掌念佛而逝,享年63岁。

慧满

唐朝慧满法师,俗姓梁,是雍州长安人。他7岁出家,明了慎重威仪,在四方游学讲经。贞观年间,朝廷敕请他住持宏济寺,专宏律宗,奖劝僧众。常常愿生安养,以浴僧为净业。贞观16年4月20日,他得了小病,自知寿命将尽。把自己所有的财物,都交给三宝常住。自己正坐绳床,召请寺中僧众诀别而终,享年75岁。

神素

唐朝神素法师,是安邑鸣条人。他少年时与道杰法师齐名,常常相随参访问道,游学于讲席之间。大业4年,杰公停止讲经,法师就继他之后,为众生讲〈阿毗昙〉、〈成实论〉,共计60多次。贞观2年,法师住持栖岩寺。17年2月23日,就在山中去世,享年72岁。回顾法师一生行业,专想于西方。临终那天,他召请大众告别。跏趺正坐,让人读〈观音经〉两遍,自己一心静听。在自己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五六声后,让一人唱念,大众和诵。入夜后,依然端坐。近前看视,已往生了。当天夜里,仁寿寺智宽法师坐禅,见神素法师前来告别,嘱咐他护持正法,报如来恩。天亮后,他才知道法师已往生。

明瞻

唐朝明瞻(zhan音沾)法师,俗姓杜,是恒州石邑(yi音义)人。他从小就有超世之志,17岁时,州县官府向中央推举他为进士,他不当,归投飞龙山应觉寺出家。隋朝初期,居住在京师,常常为大众登坛讲法。唐朝贞观初年,皇帝诏请他入内殿,赐座御床,饭食之后,他为皇帝李世民等,广论明君治世之术,以慈悲佑物为宗。皇帝龙心大悦,下诏书在每年三月份,每月初六,天下禁止屠杀。又在皇帝常到的地方,广建佛寺。法师又出私房钱布施众生,每年斋饭千僧,书写大乘经论。后来,法师入太乙山智炬寺隐居。晚年,誓归安养。有人说他发心太迟,法师说:;十念功成,犹能见佛,我有什么可忧虑的。贞观2年冬,得病,自知时至,就在京城兴善寺,设斋告别众人。当时宰相房玄龄、杜如晦,都亲自参加。当天,法师就返回智炬寺,观想西方,竭诚之心不停。10月27日,忽然告诉侍者说:;佛来了。过了一会又说:;二大菩萨也来了。我于《观经》,成就了第十二观,其他观想不知道。今天看见善相,该走了。说完,神情愉悦,合掌而化,享年70岁。

元会

唐朝元会法师,字怀默,俗姓席,是京兆樊川人。12岁时,他高兴地捐弃世俗,到海觉寺出家,是总法师的弟子。落发之后,就常常预赴讲法席会,专志《涅槃》,既理解经义,又会讲解,造《涅槃义章》四卷。当时慈悲寺刚建成,就请法师为住持,讲演经教,接引后人。贞观8年,朝廷敕请他住持宏福寺。从此常常停止讲经,专修定业。因梦见无量寿佛以手接引,随即造阿弥陀佛像,系心观想,常坐不卧。贞观14年5月,法师得病后,返回慈悲寺。见佛来接引,便逝去了,享年59岁。

慧璇

唐朝慧璇(xuan音玄)法师,俗姓董,少年就在襄州出家。北周武帝大灭佛法之后,他南入茅山。曾在栖霞、安州等处居住,听讲诸大经论,深有悟入。晚年他回到襄州,住于光福寺。寺院建在山顶,吃水很困难,不得已,他想迁居他寺。夜里梦见神人穿紫袍,身高一丈,顶礼法师说:;奉请法师就住在这里,常讲大乘,莫以小乘为念。小乘佛法,就好比高山无水,不能利人。而大乘经,犹如大海。如有一个讲说,能让所住之地,珍宝光明,眷属荣胜,饮食丰饶。若是系念小乘,以上这些利益就都失去了。唯愿法师宏扬受持,不负诸佛、众生所望。法师须水,这很容易,下月8日,定当得之。我这就往剑南慈母大泉,去请一位龙王。说完就不见了。第二个月7日夜里,大风忽起,从西南而来,雷震之后,大雨随注,整整一夜,到天明方才停止。只见寺北低洼处,清泉香美,合寺僧众互相庆贺。法师慈育为怀,面常含笑。居住此山时间长久之后,远近道俗企首盼敬。贞观23年4月8日,他在夜里见山神相告:;法师不久,当生西方。到7月14日,法师讲完《盂兰盆经》之后,收敛双手说:;生受信众布施,今天必须全部散去,一毫不留,都舍与十方众僧,及穷苦乞人,并诸异道。说完,就在法座上往生,享年79岁。

明浚

唐朝明浚(jun音俊)法师,俗姓孙,山东人。常以持诵《金刚般若》为业。唐高宗永微元年2月12日夜,他忽然死去,但心口尚暖,24小时后又醒转来了。对人说:;刚开始见二位童子,把我引到一位王爷处所,问我一生修些什么。我回答只诵《金刚般若经》。王爷说:‘功德不可说。法师再诵满10万遍,明年必生净土,弟子不会再见法师了。’说完,让二位童子送我还寺。从此以后,法师倍加精勤,到永微2年3月去世,寺中僧众都闻到异香。

怀感

唐朝怀感法师,不知是哪里人。他秉性刚毅,精苦力学。听闻经文中说:;念佛少时,得生安养,心中还有疑情,便去叩问善导大师。大师说:;念佛往生,是诸佛诚实言。你如能信入,至心念佛,自会有证验。他听后便入道场念佛21天,没有睹见灵瑞。深恨自己障重,想绝食念佛而死。大师不允许,劝他益加精进。3年后,感应我佛化现金色光,睹见眉间毫相,证入念佛三昧。手著《决疑论》七卷。临终时,见化佛来迎,面西而卒。

法祥

唐朝法祥法师,是同州人。他少年出家,周游天下,求访大道。一生清贫寡欲,住处没有一定。后来住在扬州大兴国寺30多年。为人凝重肃穆,常常坐在一间大房,前后门窗都打开,自己当风而住,以读经为课业,道俗之人有问讯的,若是读经没完,就不和人说话。平生以安养为归,凡有饶益众生之事,必定回向净土。后来法师病得很厉害,侍者左右站立,听见法师连口说:;佛像。侍者回头一看,见佛现形,伫立西墙,光明如镜,半个多时辰后渐渐隐去。一会儿,闻香乐满空,又见白鹤从西而来,绕屋三匝,还向西去。此后不长时间,法师便往生了。

宝相

唐朝宝相法师,俗姓马,是雍州长安人。他19岁出家,行头陀行。昼夜六时礼忏,40多年如一日。每到夜分,课诵《阿弥陀经》7遍,持佛号6万声。先后读《涅槃经》1080遍,终身兼诵《金刚经》、《般若经》。一生吃冷饮食,穿粗布衣,一心正念,早晚观想西方。后来病急,奋力念诵如常,始终不舍课业。嘱咐道俗弟子说:;念佛为先,不要虚度一世,我在西方等你们。

又说:;烧化我的尸首,不要建塔立铭。说完去逝,享年83。

功回

唐朝功回法师,浚仪人。修行普贤忏,30年身不倚床。一天,见普贤大士,乘六牙象而来,大地变为白金色。晚年,他专讲《法华》,每次讲到《药草譬喻品》,天上总要下雨。又手著《佛地论疏》,并愿将此功德,回向求生净土。书成之日,有五色异光照室。法师说:;得于此时乘光见佛,我愿已足。于是系念西方,绝食而化。

惟岸(小童子)

唐朝惟岸法师,是并州人。平生专修十六观,也修方等忏,回向净土。得微疾后,观想不间断。一天,见观音、势至二菩萨现于空中,好久不灭,法师顶礼,泪如雨下,说:;有幸以肉眼得见圣容,只恨后人看不到。于是召请画工,可是他们都画不了。忽然有两个人上门,自称;从西京来,要上五台,愿画菩萨像。画完之后,忽然不见人影。弟子们奇怪地问法师,法师说:;你们以为这真是画师吗?又说:;我西行时候到了,弟子中有愿随我去的,预先申明。有个小童子稽首说:;愿随师父西去。法师说:;真能随我去,可回家告别父母。小童子的父母以为他说的是笑话,笑着把他骂走了。童子回到寺院,香汤沐浴,在阿弥陀佛像前,趺坐念佛而化。法师听说后,抚摸着他的背说:;你说愿随我去,如何倒先走了。随即焚香提笔,在二菩萨画前作偈如下:;观音助远接,势至辅遥迎。宝瓶冠上显,化佛顶前明。俱游十方刹,持华候九品。愿以慈悲手,提奖共西行。写完赞语,告别诸位弟子,进入道场,让门徒都助称佛号,端坐抬头西望而逝,享年80岁。这天是武则天垂拱元年正月7日。

此篇内容参照了《龙舒净土文》。

法持

唐朝法持法师,俗姓张,是润州江宁人。他幼年出家,13岁时,拜谒五祖黄梅忍禅师,亲蒙开示法要,领解幽玄。后又拜事方禅师,成为他的入室弟子。最后,法师专修净业。武则天长安2年9月5日,法师终于金陵(南京)延祚寺。临终时遗命弟子们;陈尸于山间松林之下,布施给鸟鹰蚂蚁,使吃到我血肉的众生,生起净土缘因。这完闭目而逝。寺中僧人见许多神幡,从西向东而来,幡上发出异光,照亮了法师房间。这年法师68岁。

怀玉

\

唐朝怀玉法师,俗姓高,是丹邱人。他执持律法特别精严,把戒律名节视为悬崖峭壁一样不可犯越半步。每日一食长坐,跳蚤虱子满屋都是。一生诵〈弥陀经〉30万遍,每天课佛号5万声。常行忏悔,注想净业近40年。唐玄宗天宝元年6月,9日,他见西方圣众,数如恒沙,其中一人,手持银台,前来迎接。法师说:;我一生念佛,发誓身登金台,今天怎么是银台前来?圣众与银台随即隐去,法师从此倍加精进。到21天后,上次持银台之人在空中说:;头上已有光晕了。法师以精苦的缘故,得生上品。又说:;上品往生,必先见佛,请法师趺坐结印,等候佛来。在这位圣贤转身之际,异光照室。3天后,异光再发,法师说:;若是闻到异香,就是我报身将尽之日。第2天,法师写偈语如下:;清净皎洁无尘垢,上品莲台为父母。我修道来经十劫,出示阎浮厌众苦。一生苦行超十劫,永离娑婆归净土。刚写完,香气就从四面八方而来,西方圣众遍虚空。弟子中有见阿弥陀佛,观音势至二菩萨,身紫金色,共乘金刚台,台傍千百化佛,自西而来接引。法师恭敬合掌,含笑而逝。当地太守段怀然,作偈赞如下:;我师一念登初地,佛国笙歌两度来。唯有门前古槐树,枝低只为挂金台。

此篇内容参译了〈龙舒净土文〉。

慧日

唐朝慧日法师,俗姓辛,是东莱人。他于唐中宗时出家得度,见义净三藏法师,曾到西域天竺求法,心中十分仰慕。于县坐船渡海,经历3年,到达天竺,礼拜我佛如来圣迹,寻求佛经梵本。法师既然历经艰辛,便深厌阎浮。常思;何国何方,有乐无苦,何法何行,能速见佛。于是遍问天竺三藏法师,都劝他修净土法门。法师听闻之后,顶礼受持。在天竺游行,法师渐渐走到北印度健驮罗国,国城东北有座大山,山上有观音像。凡是至诚祈请的人,常能见到大士现身。法师上山叩头7天,断食念佛,愿就此毕命往生。到第7天夜里,见观音菩萨在空中现紫金身,高一丈多,坐宝莲华。垂下右手为法师摩顶说:;你如果想传法,自利利他。只要念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发愿往生。到彼国后,见佛及我,就能得大利益。你当知净土法门,胜过一切法门。说完就不见了。7天来,法师本已疲困不堪,今闻菩萨说法,精神顿时健旺。后来登葱岭归中国,共计游行18年,经历70余国。唐玄宗开元7年,法师抵达长安,到皇宫,献我佛真容画像,及梵夹等。玄宗皇帝赐号慈愍三藏。此后,法师勤修净业,唱导于一时。又手著〈往生净土集〉,印行于世。天宝7年,法师往生。将终前,见莲华在前,就像日轮一样。

常慜(以及从游弟子)

唐朝常慜法师,是并州人。他从落发之后,精勤修习不懈怠,念诵没有休息。常常发大誓,愿生极乐。并专修净业,称念佛名。后来法师游方到京师洛阳一带,专宏净土,冥冥之中,常有感应,随即发愿写《般若经》满万卷。又发心远到西域,礼拜如来圣迹,以此殊胜福德,回向净土。后来到海边,附船而行,从诃陵国,到末罗瑜国,最后向中天竺进发。由于商船载,出发不远,遇到大风,大船沉没。商人们争相登上小舟,你推我拉,挤成一团。船主高声呼唤法师登舟,法师说:;让别人坐吧,我不去了。为什么呢?轻生利物,是顺菩提心,亡已济人,是菩萨行。于是合掌,称阿弥陀佛。船沉身没,法师寿终,享年50多岁。当时有法师的从游弟子一人,也念佛名,与法师同时而没。那些乘小舟侥幸得救的人,为人们详细讲述这件事。

法善

唐朝法善法师,不知是哪里人。唐玄宗天宝年间,法师游京师,修习天台教,常诵《法华经》。他所居住的地方,瓶中水常常自然满溢。临终时,见金莲华从空而下,天乐竞相鸣唱,隐隐向西而去。

神皓

唐朝神皓(hao音号)法师,字恒度,俗姓徐,苏州人。他天性耿直高洁,依钱塘龙泉一公出家。天宝6年,受戒得度。唐肃宗乾元初年,他住在苏州开元寺,与道俗弟子共结西方社。凡有懈怠散慢的,就劝其退出,慈悯他们这些人是旃檀林中,自我枯萎的树木。后来法师示疾,对弟子说:;净土圣相已现,我今晚必定往生。于是洗澡更衣,端坐而逝,香气满室。那一夜,天是琉璃色,落下来的星像雨那样多,这时是法师75岁。

道光

唐朝道光法师,俗姓褚(chu音楚)。他从小出家,长大后受具足戒,精通戒律,持诵《法华经》。建造寺院塔庙,终身不怠。唐肃宗上元元年8月,法师示疾。这月3日天大亮时,他带病凝神,观阿弥陀佛。忽然见佛身现在面前,满院的碧(浅兰色)华,都是以前所没有看到过的。4日天蒙蒙亮时,见一异人相请,法师随即睁开双眼,弹指说道:;但发菩提心。5日,曼陀罗华从天如雨而下,五色云气,覆盖着法师的房舍,他也随即去世,享年79岁。

飞锡

唐朝飞锡法师,不知是哪里人。他开始学习律仪,后来相随楚金法师,研习天台教观。唐玄宗天宝初年,法现游方京师,止住南紫阁草堂,手著《念佛三昧宝王论》。此文莲池大师曾寻觅一生,可惜未能得见。蕅益大师选定《净土十要》一书时,收入第五要。全文共分3卷。上卷说的是;通念三世一切佛门。《净土圣贤录》略言,参考译文如下:

帝释宝网未张,千万璎珠不见。一旦举起,万目齐开。游浴大海之人,已用百川之水。念佛名者,必成三昧。可惜世人,只知念过去佛释迦如来,想现在佛弥陀如来,唯独未闻念未来诸佛——众生。为什么呢?因为诸佛为至尊,而众生为至卑。高下一出,妄想兴起。恭敬傲慢同立,一真法界隐失。《般若经》说:;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比如贫女身怀王子,供米也曾包在糠皮之内,这些道理,如照镜子一样清晰。可叹人们只知道恭敬过去现在金身,却看不起未来诸佛。应知起罪的缘由,在未来佛上,而不是现在诸佛。众生纵然不对,当知法身常去。如果懂得母因王子而高贵、米从糠皮得保全的道理,效法《法华经》中常不轻菩萨,则念佛三昧,迅速成就。所以说妓女盗贼,不可轻视,鬼狱畜生,也应普敬。乃至于无善可择,无恶可弃,时时念念,无不是佛。中卷说的是;念现在佛专注一境门。《净土圣贤录》;略言参考译文如下:

《悲华经说》,密苏王子,发心已来,行时步步,心心数法,常念诸佛,今登正觉,生妙乐刹,即阿閦佛是。我认为经行于田野,徒步在林间,本来应当像密苏王子一样,步步念佛。即使是佩戴鸣珂,入仪仗队,身穿朝服,礼拜天子,威仪严肃,车马迅速,谁又能拦得住你步步用心,步步念佛。至于含齿戴发,在死生交际之间,无人没有呼出吸入。世人多用宝珠菩提子等作为数珠,我却用呼吸作为数珠。随着呼吸,称佛名号,自有大恃估、大依靠。又何惧一口气不来、即属后世呢?我行住坐卧,常用此珠。纵然睡觉,也含佛而眠,醒来就续上。必定能于梦中,得见弥陀。比如钻燧取火,发火之前必有飞烟,三昧成时多有好梦。因此而面见弥陀,亲蒙授记,万无一失,有人问:既如此,只要继想不间断,用不着高声了吗?答案是:破除散乱,要领在于发声,发声不厉,心中必乱想不定。这有五层意思:斩草除根,乘胜追击,毕命之后,永辞烦恼,这是一。声光所到之处,万祸冰消瓦解,功德林中,千山青翠,万树茂盛,这是二。

我佛金容光艳明亮,发散五彩,宝华淅沥(xili音西力)如雨,从天而降,如此种种庄严,如观手掌,这都是发声带来的,这是三。众人拉牵大木巨石,物重而寸步难移,必须齐声发号,方能飘然轻举,这是四。与魔军战斗,两军相对,旗鼓相望,必定要击鼓鸣金,为的是打败强敌,这是五。我们在念佛中,声默互补,止观双运,遵照佛的教导,不是最合适的吗?《华严经》说:宁受无量苦,得闻佛音声,不受一切乐,而不闻佛声。然而佛声远传如雷,开善门,萌春芽,犹如春雷动生百草,怎敢轻视诬谤。下卷说的是;理事双修即生无生门:《净土圣贤录》;略言参孝译文如下:

世人都以为念佛是有念,我觉得念佛是无念。再说念就是空,怎么能叫有。不是念灭空,怎么能叫无。念性本来是空的,又有什么生灭。又无所念的心,就是;应无所住。修念佛之人,也是这样生心。这个无所念心,就以无住为本,修念佛之人,就是立一切法。这个无所念的心,念就是空。而修念佛之人,空就是念。以上说明中道双寂双照的道理。照而常寂,就是无所念心。寂而常照,就是修念佛。这是如来寂照三摩地,是念佛三昧的究竟之位,这个三昧,能生首楞严王师子吼定。《菩萨念佛三昧经》中破相偈说:

念佛真金色,安住无著心。

观法何名佛,摄心恒相续。

金色非如来,四阴亦如是。

离色非如来,想色应当知。

此是佛世尊,最胜寂静处。

善能灭一切,外道诸邪见。

如龙王降雨,泽及于一切。

这部大经,说明菩萨六度万行,无有一法,不是念佛三昧。在《大品经》中,佛为钝根人,说诸法空寂,因为他们动生执见。为利根人,说诸佛相好,因为佛知道他们如莲华不染尘,《坐禅三昧经》中说:菩萨坐禅,不念一佛。如清泠海中金须弥山,乃至功德法身,亦如是念。从以上经文可知,不应以不念为无念。观佛实相,观身也是是如此。一切境界都是一真法界,一切心都是佛。懂得这个道理,就不会离开念佛认为是无念,离开往生认为是无生。若是离开念佛往生,另立念头想法,这是不懂烦恼就是菩提、众生就是诸佛的道理。既然离开不对,当然念佛就是真无念,往生就是真无生。这个道理就非常鲜明,如秋天晴朗,如明月出云。《念佛宝王三昧论》全文,请见《净土十要》第五要。唐代宗永泰初年,皇帝诏请法师入大明宫内,与良贲等人一起,翻译《仁王护国经》、《般若经》、《密严经》等,由法师担任证义人,后来不知所终。

齐翰

唐朝齐翰(han音汉)法师,字等至,俗姓沈,是湖州人。天宝8年,他在永定寺出家。法师天性深沉语默,做事不留名,做人不关事。常常一人住于室中,静悄悄地如无人一般。专门相部义疏,精确敏捷无人能比。法师精通《法华经》,多年为苏湖戒坛之主。唐代宗大历10年。法师进入流水念佛道场,在一念之顷,就见净土境相。于是作歌如下:;流水动兮波涟漪,芙蕖辉映兮宝光随,乘光西迈兮偕者谁。不几天后,法师得病,对弟子说:;有白鹤从天空飞下,回翔在我的面前,你们看见没有?弟子问道:;和尚舍生,为什么抱病?法师回答说:;必死的身躯,虽圣人也难免。随即回头观瞻圣像而亡,享年68岁。

自觉

唐朝自觉法师,是博陵望都人,他少年时,在开元寺出家。唐肃宗至德2年,法师到灵寿县禅法寺,修习经律论,精勤劳苦整整9年,造诣精微。唐代宗大历元年,法师到平山县,住于重林山院。拾果采莱,每日一食。那年大旱,恒阳节度使张公,听说法师修行精苦,便亲自入山,请法师祈雨。法师虔诚地祷告神龙,大雨立下。张公十分尊礼法师。法师原想铸观音大士像,并建佛寺,到这时,布施的人接踵而来,所铸的大悲像高49尺,梵相端严。到年终丰收之时,寺院也随之落成。法师便于坛前发誓:;愿承菩萨圣力,早生净土。当夜三更,法师见金光二道,有阿弥陀佛,从光中下,二位大士左右随侍。佛垂金臂摩法师头顶,说:;守愿勿易,利物为先。宝池生处,任从汝愿。唐德宗贞元11年15日夜里,法师见神人在云端中现半身,低头说:;法师西归之期已到。法师举手相谢。6月14日,便于观音像前趺坐而化。法师所铸的大悲像,屡屡显灵。到五代时期后周显德初年,皇帝下令,天下铜像,全部毁铸。当毁到这尊观音像时,毁像士人突然暴死。后来宋太祖又在寺中重铸了观音像。

辩才

唐朝辩才法师,俗姓李,是襄阳人。他出生那天,异香从产房透出户外。7岁时,依岘(xian音现)山寂禅师出家。后来周游四方,以师礼拜事长安安国寺怀威律师、报恩寺义颁(ban班)律师。为人剖析经文,义理精通。再后来,他到章信寺作住持。法师密修净土20年,从未告诉过别人。唯独与护成戎任公交好,对他说:;我必生净土,时间在10年后。到期,他让弟子转告任公:;从前所说的往生之期已到了。任公来到以后,法师说:;我走了。便安坐绳床,默然归西。众人闻天乐从西而来,异香满室。这年法师56岁。

智钦

唐朝智钦法师,不知是哪里人,专心禅业。又礼念一万五千佛名,满万遍。后来,他在阿育王塔前,然一臂,求生净土。他的弟子僧护,半夜看见院里光亮异常,便问道:;是什么人手执灯火?问到第三次,空中回答说:;是来迎接钦法师的。僧护师急忙打开窗户,见佛身放大光明,幡华宝盖,腾空飞下。智钦法师立时化去。

知玄

唐朝知玄法师,字后觉,俗姓陈,是眉州洪雅人。7岁时,他在宁夷寺听讲《涅槃经》,感觉象是早就学过。那一夜,他梦见佛陀手摩自己的头顶。11岁时,法师出家,读诵经疏,理解深奥。13岁时,就升堂讲法,出家在家的佛子都来倾听。唐宣宗时,皇帝召请他入朝,赐紫袈裟,法师奏请恢复天下毁废的寺院后,便申请回山。唐僖宗时,赐号悟达国师,又赐沉香宝座。得到这样殊胜的荣耀后,法师膝下忽然生出人面疮。法师急忙前往四川彭州九龙山,寻访以前在京师所遇到的一个患迦摩罗病的僧人,求他救疗。那个僧人让童子领他到一处山泉,以水洗疮。人面疮忽然开口说话:;你知道汉朝袁盎杀晁错的事吗?你就是袁盎,我就是晁错。我辈辈都寻找机会报仇,而你十世为高僧,戒律精严,我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因为你受朝廷恩赐沉香宝座过于奢侈,所以我才能害你。今天蒙迦诺迦尊者用三昧水洗我,我去了,咱们再不为仇了。洗完之后,疮便好了。法师为人少欲,每日过午不食,昼夜六时行道,多次得到瑞应。一天,忽闻空中有声说:;必生净土。法师问:;是谁在说话?空中回答说;佛。又见一位菩萨,降于院中,对法师叮咛赞谕后,忽然不见。临终时,法师嘱咐弃尸饲鱼鸟,说:;我早已与西方净土有约定,今天时间到了。说完,右胁面西而没,享年73岁。

端甫

唐朝端甫法师,俗姓赵,是天水人。他母亲梦见梵僧给了一颗舍利,让她吞下,遂后生下了法师。10岁时,依道悟禅师,在崇福寺出家。17岁时剃染,住于安国寺。四处参听讲座,故而通经通律。曾经梦见梵僧,用琉璃宝器盛满舍利,让他吞下,说:;三藏大教,已经全部贮存于你的腹中。从此以后,他辩才无碍。在太原讲经,几乎全城的人都来听讲,而且从始至终,无人退席。唐德宗时,专门召请入朝,赐紫方袍。一直到唐顺宗、唐宪宗两朝,对法师都特别尊礼。法师一生,讲《涅槃》、《唯识》共160座,每天持诵诸大乘经,以净土为归。所得的供养几十百万,全部用于庄严修饰殿宇。而法师的方丈室中,只有一张单床,淡泊自得。唐文宗开成元年6月1日,他西向右胁而化,异香郁郁。荼毗时,得舍利300余粒。

雄俊

唐朝雄俊法师,俗姓周,是成都人。他会讲说,但无戒行,曾还俗从军。后来再次出家,心中十分愧悔,常持佛名。唐代宗大历年间,暴病而亡,进入冥间。阎王斥责他,命令打入地狱。他大声呼喊:;《观经》说,造五逆罪,临终十念,即得往生。我虽然造罪,但不犯五逆。若用念佛功德相抵消,应生净土。不然,三世诸佛,就成妄语。说完,合掌一心念佛,莲华宝台忽现,法师乘空西去。与法师同一天,有人从冥间还阳,到处传说这件事。

惟恭

唐朝惟恭法师,是荆州人。常常喝酒赌博,没事时就诵经,祈求往生安养。与他同寺的僧人灵岿(kui音亏),二人很相象。乡人为他二人编了一段话:;灵岿作尽业,惟恭继其迹。地狱千万重,当是排头人。他听后说:;我虽然罪不可逃,但仰赖佛力,十念往生,岂能复堕恶道。一天,惟恭师得病,灵岿师出寺,见少年手执乐器。问:;从哪里来?少年说:;从西方来,迎接恭上人。一位少年从怀中拿出莲华,华合如拳,叶发异光,向寺里快步而去。第二天,灵岿师回寺,而惟恭法师已往生。他因此感悟,痛改前非,成为一代大德。

大行

唐朝大行法师,是齐州人。他原来学天台教,处来移居泰山,编草为衣,拾果为食。修行法华三昧,感应普贤大士现身。一天,他叹息着说:;人命无常,不久磨灭。不知来世,在何处受生。随即入藏经阁叩祷,信手而取,得到一部《阿弥陀经》。于是,法师专心思念阿弥陀佛。21天后的半夜,他忽然看见琉璃宝地,心眼洞明。又见佛与二大士涌立空中。唐僖宗听到法师的德行与名字后,召请入朝,赐号常精进菩萨。后一年中,琉璃宝地复现,法师便对左右人说:;宝地复现,我往生安养之期到了。就在那一天,他右胁而逝了。

志通

五代时期石晋志通法师,俗姓张,是凤翔人。他出家后,游方到洛阳一带,遇到嚩日啰三藏,修行瑜伽教法,法师便向他学习。钱文穆王时,法师又东游于吴越,入天台山,在智者大师的道场,阅读《净土灵瑞传》,便发心愿生彼国。从此不向西唾,不背西坐。一天,他登上山中招手岩,诵《四十八愿》,愿速生净土。诵完,投崖而下,落在一棵大树上,枝软干柔,毫无损伤。又重新登上招手岩,发誓说:;大愿已发,余生可厌,唯愿圣众同来接引,便再次跳下。这次落在草上,久久之后,苏醒过来。众位僧人找到后,将他扶回寺中。伤好后,他到越州法华山,默修净业。后来见到白鹤孔雀成行成对,从空而下,又见莲华在面前开合。法师说:;白鹤孔雀,是净土境物。莲华放光,是受生之处。我的净相现前了。于是起身礼佛而终。荼毗时,有五色祥云,环盖在火上,舍利象鱼鳞一般砌于身上。

可止

五代时期后周国可止法师,俗姓马,是范阳大房山人。他12岁出家,19岁赴五台山求戒,感应文殊灵光照身。23岁时,到并部,修习《法华经》、《百法明门论》。后来在长安开演佛法,度化的众生一天比一天多。不长时间,法师回到故乡,当时母亲还健在,他便持钵乞食奉养母亲。法师常诵《金刚经》,晚年居于长寿净土院。后周广顺元年正月22日,得微疾,召唤弟子都来助念阿弥陀佛,就平安往生,享年75岁。

绍岩

北宋朝绍岩法师,俗姓刘,是雍州人。他7岁就依高安禅师出家,此后遍读经书,就象是宿生所学。后来他居于钱塘湖心寺,恒常持诵《法华经》,昼夜不间断。愿诵满万部,得生净土。不久,感应莲华生于陆地,便发誓焚身供养西方三圣,被吴越王钱[什-十+叔]力劝而停。又自己投身曹娥江中,脚下却不知有什么东西托着,得以不死。吴越王在宝塔寺,专门建净土院为他居住。北宋开宝4年7月,有病,不求医药,作偈语好几篇,开示门徒说:;我诵经2万部,决生安养。便跏趺而化。荼毗时,得到舍利无数。享年73岁。

本文链接:《净土圣贤录》之往生比丘

上一篇:“不迎不拒”的正念观照

下一篇:“宗教都是唯心主义,唯心主义都是错误的东西。”这话有道理吗?

Copyright © 2018-2020 普门品讲解网    ICP备案编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网站地图